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重生之古玩人生 > 第313章 元代卵白釉
    看着那些东西明眼人都知道,其实都是一些普通的东西,所以放在明面上多多少少有些丢人。

    想入吴老、罗老那样人的眼,有不够档次。

    所以就只能陈列于此处,要知道一般只有没什么钱的人,或者是古玩新手才会在这里逛一逛,至于经常玩古玩的人压根儿看都不会看一眼。

    其实来这里的人都是心知肚明的,这所谓的大会场其实就是一个噱头,之所以罗老、吴老还有一些大拿都来了,其实是因为北京饭店的暗拍。

    古玩买卖和收藏,倒买倒卖是市场的常态,收藏的才是这些东西的价值。

    这几百块钱的东西市场低所以收藏价值也很低,就算是埋在地底下十年,但是十年以后,钱都不值钱了!

    古玩市场也正是如此,付出就有所回报,如果你不想付出,那怎么会有高价值的回报呢?

    张成先弯下了腰,盯着那个釉彩杯看了好一会儿,一开始还以为上面是有什么花纹,走近一看原来是灯光。

    那竟然是一只卵白釉雕花高足杯!

    按照时间来算,市场价值,至少也要一万元,随后张成随便地看了一眼那个釉彩杯的报价,居然只要四十块钱!

    “这是元代的……卵白釉?”罗倩凑到了他的身边,低声说道。

    张成点了点头,似乎还真的是这样,但是因为在展柜里他也不知道款识,但是看着那个做工,确实不俗。

    这卵白釉又被称为是“枢府釉”,算得上是景德镇在元代时开创出的一种新的颜色釉。

    和青花瓷一样,都是元代瓷器的高水平标志,可惜因为青花似乎更符合国人的审美,所以卵白釉并没有青花那么的盛行。

    加上卵白釉需要高温烧制,耗费的工序虽然不麻烦,但是需要认真地看那些时间,才能把釉色烧制成为鹅蛋色。

    其中白色微微泛青,才是这卵白釉最好的状态。

    这类型的瓷器,更是以“枢府”制作而闻名,传言这里出来的瓷器,制作工序反十分规整,品质也很优良。

    但是因为水平有限,所以上面的印花装饰十分局限,大部分都是以云龙和缠枝花卉为主题,奈何彩色的釉属乳浊,当时的技法也不足够,所以上面的纹饰到现在这个时代已经不太清晰了。

    不过如果能确定这东西真的是从他所想的那个地方出来,那价格可就不一样了。

    “小哥?想看看这瓷器?”

    看着店主走了过来,张成点了点头,看着他把那东西拿出来,张成的心脏都要漏了一拍。

    要知道判断一个卵白釉是否是真品,可以看款识上是否有常书“枢”、“府”两字,如果有那边可以说这就是“枢府瓷”。

    当然还有一些瓷器也会在上面雕刻“太禧”和“福禄”字样,或者根本就没有字铭。

    由于这类的瓷器制作十分精美,又打着政府的名号,有的器具上甚至还有云龙或者是五爪龙,才会被现在的人认为是元代官窑的宝贝。

    这卵白釉的出现,也算是为了青花和釉里红做好了铺垫,在我国的陶瓷发展史上被无数人所称赞。

    张成还记得自己前世的时候,因为元代“枢府“瓷器流传到后世作品很少,在国内外都享有盛誉。

    在他的记忆里,一直要到2003年,在香港佳士得拍卖会上一位不知名的收藏家以65万人民币的价格,买下了一个用了时候的白釉暗花凤纹盘。

    如果这真的是“枢府瓷”张成还有那么一点惆怅,因为真的是不知道应该如何给这东西定价,按照青花和釉里红的价格,他多多少少还是觉得有一些说不过去才是。

    “成哥!”谭江边满眼的心动,目光又和张成对上了。

    “老板,这东西我们要了。”说着谭江边拿出了四十块钱,随放到了那老板身前。

    看着谭江边和张成的样子,那老板确实是乐不可支,没想到这两个人还是大户儿啊!不砍他们,应该砍谁?

    其实张成并不是没有钱,只是他的钱都是要通过精打细算的,虽然他现在多多少少也算是百万元的大户,但是在他们古董文玩行当里,卖买都是需要钱才可以的,如果他像现在花得大手大脚卖不出去,那只能等着赔了!

    再说以后还要买地皮、买楼和股票,自己这点钱恐怕还真的是撑不了多久!

    “我看你就是没钱,所以才要买这东西,我倒是想看看这东西能值多少钱?”程孝先笑道:“打肿脸充胖子,这四十块钱,可是你们这普通人家吃一个月的了,你可要想好了,不然卖不出去,啧啧。”

    “是啊,小伙子,一个小小的被子而已,你还真的看上了这东西?”威叔好像也是没想到,四十块钱对于他们来说确实不值一提,但是他们来北京这么几天也听说了这两个小子都是白手起家,没有什么家底儿。

    罗倩倒是无所谓的耸耸肩,她一看就知道这两个人绝对没有认真地看这个东西。

    上面这么大的“枢府”两个字摆在那里,都看不出来?

    如果张成真的看上眼,拿不出钱,她还想买下来送给他呢!

    “两位不知道了吧!这东西啊,可是枢府瓷呢!”谭江边兴奋地开口。

    “嗯?”威叔听到这句话神色微变,乍一看确实是好东西,但是以他的想法而言,这估计只是普通的玩物而已。

    毕竟是个人都知道,在这个展厅这里的大部分都是新手,那上万元的摊子要不然都是在楼上要不然都在隐秘的房间,哪里轮得到他们。

    “实不相瞒,这确实是破烂里面出金子,你们不相信那我们可就要买下来了。”谭江边笑了笑,兴奋地搓了搓手。

    威叔其实也是有一些想拥有的,可是担心这东西是假货,思索再三,还是放弃了。

    程孝之好笑地看着他们,这两个人还真是有意思,“狗托儿的小把戏,还想着给我们使诈,想骗我们父子的钱?真是痴人说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