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悬疑 > 物质体 > 第一百二十七章 资料查阅
    反正也不急着用,所以在维利亚整理那些系统软件知识的时候,我和米黎吉雅一众人开始在这里参观。

    寻找可以利用的东西,同时也想着查阅一些关于大系统或是说欧儿安人的更详细的资料。

    我估算,这里既然是反抗者建造的,里面必然存在一些关于大系统的漏洞的消息的。

    但是由于年代久远,这里的设备大都老化,无法修补了。

    逐层走下去,除了一些生活的影像之外,留给我们有用的东西很少。

    甚至一些明显是反抗大系统的一些失败经验也由于年代久远,无法链接启动阅读。

    只有一些类如蜡素一般欧儿安人形构造倒是保存完好。

    墙壁里嵌入的一些东西根本就无法打开。

    看到这些我不免感叹,虽然说这里只是名义上的博物馆,实际是反抗组织建立的一个可以找到推翻大系统的实验基地而已。

    但是没有维修和后续位置,即便没有遭受黑洞的侵蚀,自己到是先腐朽了。

    任凭当初多么辉煌,在时间这个大长河中,存留的,最多只是一个痕迹而已。

    若非偶然,估计连痕迹都没有丝毫的存留了。

    而随着将来星球的完全死亡,这个的一切将会随着黑洞而消散。

    看来,那些能源供应能维持到如今,也是相当的不易了。

    继续拾级而下,大致的检查,零星的发现一些可以启用的设备,但对我们来说也意义不大,直到最低一层,总是发现了一些稍有价值的东西。

    那是和飞船记忆相同的一个记忆资料库,不但汇聚了这一层的曾经发生过的一切场景还存有一些不同时代的欧儿安智能生命体一生所经历的事情。

    包括一些对我们来说很私密的事情。

    如果逐一观看完整,估计我这一辈子什么也不用干了。

    于是我没有米黎吉雅还有郭一晓分别对这些资料进行查看。

    周舒婷唯恐这里因为设备损坏会影响到胎儿,在外面下来查看之前就回到了飞船。

    张成跟屁虫一个,自然也随着离开了。

    我通过防护服的设施连线到了这个设备,随着链接成功,开启体验。

    我就如同穿越一般的出现在另外的一个场景中。

    还是这个地方,只是没有了周舒婷和米黎吉雅的身影。

    我知道,这是那台设备的影响了我的意识,我进入到体验阶段。

    又上角有一道明显的红色符文,代表的意思是前进或是后退。

    我现在已经能够很自如控制我的意识对其进行操作了。

    随着我的操作,大篇幅的后退,总算看到了一些欧儿安人的踪迹。

    而且场景明显比现在要明亮的多。

    由于这里毕竟只是属于一个资料库,没有可以供他们使用实验设备,所以进进出出的,只是一些沉默着提取或是存放资料的人,而且来往也并非十分的频繁。

    倒是有些欧儿安人坐着漂浮的椅子一般的工具进来之后在这里久久不动,切双目无神。

    我之前在飞船了解过这种漂浮工具,是为一些行动不便之人特别提供的一种类似我们轮椅一般的代步工具。

    只有检查符合的人才能使用,而健康的欧儿安人无论阶级怎么样也不能提供的。

    系统,在这种问题上都是一视同仁。

    显然这个身体残疾之人正在和我们现在一样查找资料。

    没有什么用处于是后翻,匆忙查看了,继续后翻。

    没有任何有用的信息可以查看。

    我退出。

    眼前再次出现了这个破败的场景和站立着的米黎吉雅与郭一晓。

    她俩一动不动,很明显也在仔细寻找着什么。

    我重新进入,只是这次进入到了如同电脑页面一般的静像中。

    我匆忙翻了几页,发现还挺厚的。

    再加上我对欧儿安文字的理解程度就像小学生看大学课本,而且还是英语课本一样的,根本连个大概都弄不明白。

    随便点进一个。

    又出现一组类似的静面。

    再随便进……如此反复几次,总算进入到一个体验区域,只是这次如同我在飞船玩游戏一般,直接“夺舍”了剧中人物。

    所不同的,在同样的视觉右上角的位置出现一行红色的符文。

    我感觉我在一个房间里,我不知道我我想什么,木偶一般坐了片刻,起身,乘坐轮椅一般漂浮移动工具向外漂浮。

    看意思,这个还是一个残疾人。

    这个工具据我了解也是有着很严格的飞行高度的限制,不能超出正常人的身体高度。

    否则就是为违法。

    随着一些纷乱的电子音乐声和机械的轰鸣夹杂着各种不同的嘈杂声传来“我”进入一个视野宽阔的如同广场一般大小的大厅。

    由于高度的问题根本望不到边,只所以敢说是个大厅应为我可以看的上面位置错综复杂的钢铁一般的框架和框架支撑的点缀着灯光的顶棚。

    有人匆忙在“我”身边走过,其中不乏大量的类如木鱼石一般的物质体。

    有熟识的人操着鸟鸣一般的音调和“我”打招呼,“我”也抬手示意,感官传过来一些淡淡的舒心。

    我知道这是体验中人物的此刻的心情。

    随后进入一家餐厅,有明显如同木鱼石一般既看不出热情有感觉不到不热情的物质体服务生过来,鸟鸣一般说了什么。

    “我”也不理会,径直乘坐漂浮工具来的吧台。

    又是物质体服务生赔了笑脸。

    “我”似乎很不悦,于是服务生随即慢慢改变了样貌,变成一个笑脸如花的欧儿安女性的物质体。

    只是在我看来,并不如大祭司看上去好看,跟别说和我的母性相比较了。

    “我”接过一个透明的纸张一般的放着奇异色彩的屏幕板,随后用手随便翻了翻,伸出手指点了几个图片明显是菜肴的东西之后便将屏幕纸板递回到服务员的手里。

    然后鸟语了几句。

    服务员转身,不等知到送回什么,我感觉我后背被人耸了几下。

    这是现实中有人在打扰我。

    我关闭体验,之后眼前就再次出现了这个破败的场景之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