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仙侠 > 三千缘劫 > 第八十八章 紫薇皇帝(上篇)
    一位衣着重凯、背如铁塔、身高八尺有余的持刀将军自昏暗的牢狱尽头走来,稳健的步伐带着一股寒风很快就吹到了范增脸上,

    “你就是范增?”

    “是我,鄙人正是范家家主,将军是谁?”

    面对着威风凌然的将军,范增强提着一股气势回答道,可其孱弱之音与这将军的粗矿嗓门相比,简直就像是没做声一样,不像个男人!

    “哗——”

    突然将军抽出了大刀,粗矿的面容一崩,强如钢筋一般的肌肉将刀挥了起来,一股更大的狂风在这牢房吹起!

    霎时间,这由一根根长木搭建的牢门便晃荡了起来,铁锁铛铛作响,牢房里的稻草也飞了起来!

    范增大惊,这就打算结果了我吗?苍天啊,我范增难道就要冤死于此了!

    “噌——铛——!”,“哗啦——!”

    “啊啊——!”

    心中暗恨的范增只听一声刀击锁链之声响起,便吓得哇哇大叫,一举缩到了阴暗的角落里,被一堆稻草蒙住。

    “噶——”

    手持大刀的将军一把推开牢门,走了进来,范增心中惊恐无比,根本就不敢睁眼看那明晃晃的大刀,更别提反抗了,沉沦一生的他此时成了别人手里的待宰羔羊!

    “范家主莫怕,我不是来杀你的”

    “嗯?”

    不是来杀我的!那这是做什么?

    范增听这山洪一声,心中不免又一惊,畏畏缩缩的抬头看向了这将军,而这将军也在看他,只不过在这将军眼里,缩在稻草堆里的范增简直就跟个水沟老鼠一样,脸上不禁升起一丝鄙夷之色。

    “范家主,你不必如此,我乃武皇朝镇国大将军,若是杀你,犯不着我来,此行只是为了调解你与我属下的矛盾而已”

    “大、大将军!”

    范增顿时懵了,虽然自己祖辈所结交的权贵不少,但是,军中将领可一点没有,大将军怎么会亲自找我?

    莫非那女子身份已高到这程度了吗?

    “原来是大将军来找鄙人,刚才鄙人真是失礼了”

    留着冷汗、心中繁杂的范增终于鼓起勇气起身行了一礼。

    “范家主,我是个粗人,就不与你搅肠子了,这次,就是因为你强夺了我麾下一官至车骑将军将领的女儿,所以我才来与你商议的!”

    “那...”,“不、不知这位车骑将军如何才能放过在下,是要让在下明媒正娶吗?”

    “明媒正娶?”,“啊哈哈哈——!”

    大将军向吕左手抚着胡须哈哈大笑了起来,像是听到了什么惊天笑话一般,口中狂风不断,吹得范增尴尬的脸十分生疼,

    “你想多了!”

    “甘肃那家伙就想要你命,若不是我拦下,估计现在我手中这刀就是他在拿着了!”

    大将军看着手中长刀森然说道,那久经沙场的煞气瞬间使得牢房阴寒起来,范增一哆嗦,脑子不曾多转,猜不出了。

    “那大将军为何要救下在下,是要我范家的钱财吗?若是,范某倒是可以厚谢将军!”

    “哈哈哈——!没错!是要你的钱,不过,怎么是我要咧?而是我替陛下要,这样才能让你活着啊!哈哈——!”

    “嗯?大将军这是何意?”

    看着大将军突然搂住自己狡猾说道的范增,再次急着问起,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哈哈哈——!简单!”

    “其实,陛下早已经有了一通天下之意,只是一直苦于没有足够的军饷啊,你知道,行军打仗最需要的就是粮饷啊,若是粮饷不足,此战必败啊!”

    “所以呢?”范增试探性的把脸对到向吕跟前问道,

    “所以啊,范家主你就把你的全部家当都用来充军响吧!”

    “只要你这么做了,那你就是大功臣,功过相抵,性命无忧,我向吕在此向你拍着胸脯保证!嘿嘿——!”

    “这...”

    奸诈,奸诈,实在是太奸诈了!

    这家伙一开始说自己是个粗人,不搅肠子,这会儿倒好,竟要把我范增往坑里带,满脸淫相,这家伙绝不是个好东西!

    沉默的范增内心已经暗骂了这糙脸大汉无数遍,而每一遍的结果都是不给!我范增才不会让你这奸臣中饱私囊!

    “大将军,范某还想...”

    “哼!”,“哗——!”

    “嗯!?”

    可范增正想拒绝时,向吕竟突然翻脸将刀架在了他脖子上!

    范增这才意识到,自己并不像祖辈一样喜怒不形于色,刚才估计已被这将军看穿了心思!

    “范家主,你可想好了?”

    “若是不给,你必是走不出这昏暗的牢狱了,而你的钱财也会便宜你那些旁系族人,你甘心就这样用自己的性命成全他们吗?”

    “当然,你给了,或许后半辈子就过的不舒畅了,但是,好死不如烂活着呀!”

    “嘿嘿嘿——!”

    向吕对着范增露出了一副狠辣、阴寒的笑容,同时范增脖颈上的大刀也架的更紧了!

    哼!

    罢了,什么祖辈基业,什么家族宗亲,全是狗屁,若是我死了,全都没了意义!

    与其看那群贱妾所生的旁系族人继承家产,倒不如,我把它败光,让所有人跟我一起做乞丐!

    范增在向吕的威逼下绝心越来越强,私心也越来越重,终于妥协了,

    “我给——!”

    ...

    “哈哈哈——!”,“哈哈哈——!”

    就在天牢里的范增妥协时,外面城都地表之上,巍峨宽广、金碧辉煌的皇宫,那全由金丝楠木建筑而成的御书房内,文武数官同声庆贺起了武皇的英明计策。

    笑声大作,武皇心情也极好,这本就挂满自己诗画的御书房内,又令人取来笔墨,准备题诗!

    云泥之别

    尘无风助一壤泥,云有晴阳但非雾!

    插标不过卖首儿,土鸡瓦狗妄撑天?

    “哈哈哈——!”

    诗一作完,武皇笑声大作,而这笑声中又全都是对范增这个蠢货的嘲讽和鄙夷,在他眼中,范增不过是坨烂泥,怎可与朕这条云中真龙相斗?

    “哈哈哈——!”文武数臣同时附和着笑了起来

    “恭贺吾皇、庆贺吾皇!”

    “陛下今略施一计便得了范氏这堪比半国的家财,统一大陆,指日可待啊!”

    “是啊!”,“是啊!”,“陛下之威仪必当传遍四海!”

    随着丞相管忠弓身行礼祝贺,群臣也皆相附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