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仙侠 > 三千缘劫 > 第八十九章 紫薇皇帝(中篇)
    “几百年了,这范氏宗族每代家主都狡猾异常,没想到终究还是要轮到朕才能成就伟业!”

    “哈哈哈——!”

    “传旨——!”

    “臣在!”,“臣在!”,“臣在!”

    御书房内,武皇意气风发,提笔画下大陆全部江山,众臣皆拜,听其号令,

    “即日起,由大将军向吕提领三万铁骑暗中收取范氏在北蒙国所有家业,车骑将军黄趋率三万暗卫军收割南枚国财业,丞相李思处理范氏在本国内所有家业!”

    “一切充军,为期三年,不得有误!”

    “臣遵旨!”,“臣遵旨!”,“臣遵旨!”

    武皇提笔写下昭令,颁发诸臣,武将为主、文官为辅,各自得令而去,同时三位钦差使也快速出了御书房,一路跑过皇宫,直奔国都外驻扎的军营而去!

    皇城之外,苍茫大陆的气候无形之中变化起来,天空乌云密布,雷电骇人,所有人都知道这是要变天了!

    而此后三年,诸文武将领,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拿着范氏家主亲手签字画押的凭据,明正言顺的收走了范氏在皇朝内所有的家产,三年间,街道上便多了近十万乞丐!

    这些乞丐原本为奴为仆已久,如今范氏家族坍塌,无处可去,街头乞讨,又不能三餐饱腹,最终还是随了大数男儿一样从军,只三年间,武皇朝国力和军力便暴涨了起来!

    而北蒙和南枚二国见此自危,于是也打算强行将本国内范氏家族的财产全部抢来充军!

    可是,等他们反应过来,为时已晚,北蒙和南枚二国内只多了数万尸骸,范氏的财富早就消失无影!

    再往后七年,武皇朝内厉兵秣马,国库充盈,三百万的军队让武皇朝空前强大!

    终于在范氏家族坍塌后的第十年,也就是武皇朝三千三百二十三年夏,第十七任武皇姬舟御驾亲征,准备建立不世功勋,成为千古一帝!

    是日,天空晴阳万里,武皇身披金甲,手提血红长枪,胯下逐日血汗马,身后百将相随,一路踏出皇宫大门,在万民的夹道跪拜下,威武的走过无寻城大街。

    而这时,自南城刚进门没多久的一位贫苦少年,也正背着布囊包裹,一路奔巡,想要去到北城一睹那万人敬仰的武皇风姿,并投奔他麾下,成为他的马前卒,为他开疆拓土。

    “已经正午,武皇陛下想必已率军出皇宫了,我要是再不快些,就赶不到了!”

    “呼——呼——!”

    刘氓在这七街八巷狂奔,额头汗滴如雨,强壮的身子已近疲乏,俊逸的脸庞铺满急切的愁容,可是,现在这万街全空,一人没有,还是正午十分,方向不明,该往那边走啊?

    刘氓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加上身子乏热,只能先去长满垂柳的河边洗洗脸、喝口凉水了,

    “咕——咕——”

    刘氓一跑到河边不顾这绿水干净否,直接就把头蒙在了水中,大口大口的抽吸着河水,

    “嘶——哗——”

    “嗯?”

    可是喝着喝着刘氓突觉水味儿一咸,耳中还模糊听着一落水声传来,于是恍然扬起头,掀起一大股浪花,举目一视!

    他妈的!居然有一个全身破烂的臭乞丐站在我旁边往河里尿尿!

    “喂!臭乞丐!你在这里尿尿是不是太有失风雅了?”

    “我一农夫也知道不能在这南城书生城里尿啊!”

    刘氓揉开湿乱的头发冲着柳树旁的乞丐大吼道,但,这乞丐居然没把他当回事!

    反而尿完直接提上裤子,在这柳树阴下睡了起来!

    “哼!”

    “我尿个尿怎么了?”

    “十年前,这小半个南城都是我的,我就是往这河里拉坨屎,也没人敢管我!”

    范增挠了挠屁股,不屑的说道,全身都是一股屎丑味。

    “臭乞丐——!你莫要欺人太甚了——!”

    可刘氓这暴脾气,欺负不了别人,还欺负不了这臭乞丐吗?

    踩着干泥一脚就向范增的**踢来!

    “你可想好了,这就我一人,踢了我,可就没人带你去北城了,嘿嘿!”

    “你——!”

    刘氓真是气炸了,怎么就碰上这么个丑撇子?

    “罢了,我今日放过你,快些告诉我怎么去南门!”

    “嘿嘿嘿——!告诉你可以,拿点这个来...”

    范增眼看刘氓老实好欺负,就又得寸进尺,手指微搓了起来,

    “你!”,

    “哼!”

    “拿、拿去...”

    “老子全身就这两个铜板了,你要是不带我去,非撕了你不可!”

    拿了铜板,范增也没什么可得意的,只是嘴角露出无赖般的笑容,便带着刘氓一路拐弯抹角,向着北城环环绕绕过高墙深院而去。

    不过一柱香,两人就想法子绕到了北城几近城门边,这时人声鼎沸,武皇还没率军走来,两人便在大道边的一条黑巷子里等待。

    “小子,你此行是来参军吗?”

    范增在这阴凉的黑巷子看了看手中的两个铜板突然问起,

    “你个无赖还想干什么?我可不会再上你当!”

    “哈哈——,***,我看你约莫才十四五岁,切莫上战场为不值得之人送了性命啊”

    “不值得之人?你可说武皇?少来!武皇陛下可是受万民敬仰、坐拥天下气运之人,你以为你这次还能诓骗我吗?”

    “哎这...”

    范增见刘氓随世人一般愚昧之深,已然不自觉的叹了一口气,又看了看手中铜板,罢了,帮你一把吧,若你日后能改变这一切,我范某这一生倒也不算彻底无为。

    蔚蓝之天上,浩阳微动,巷角阴影微偏,这时,

    “吾皇万岁——!”

    “万岁、万万岁——!”

    大街两旁,万民山呼万岁,齐齐跪拜,是武皇军队到了!

    黑巷里的刘氓耳目一喜,正欲向范增道一声谢便冲出迎接,可是!

    “噌——!”

    范增竟突然从袖中抽出一把锋利的匕首架在了刘氓脖子上,瞬间一股大力袭来,便将他直接拉到了大街中!

    万民皆惊,居然有人敢挡武皇的道!

    “呼——呼——!”

    刘氓看着这高屋之间的大街上,无数的人眼,以及一身金甲的武皇威势尽显,在加上那黑森的长条军队,顿时呼吸急促,心脏狂跳!

    这疯乞丐想干什么!?

    “武皇陛下——!”

    “范某今日将刀刃架在了您疼爱的子民身上,可能借此换取您马蹄暂歇?”

    范增突然胆大的嘶声朝着军队大吼起来,万人一惊,刘氓也是一惊,且惊中还带着期待,期待着武皇会为他的子民停住脚步。

    可是!

    “滚——!”

    “轰——隆——!”

    “砰——哗啦——!”,“翁翁——!”

    迎面而来只是一声如雷音般的爆喝!

    霎时间,更有一股强烈的风压袭来!两街的房屋直接被震成一堆碎屑,片片砖瓦化为飞灰,地砖如潮水一般波起!

    “噗——啊——!”

    范增连累着周围数百百姓竟被这一吼给震杀了!

    万千百姓看着无不汗颜,这炎热的炙阳天,后背居然流起冷汗!

    后方数百自持实力的将领此时也不敢站出来吭声,只能看着前面约莫十丈长的街道,血流如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