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仙侠 > 三千缘劫 > 第九十章 紫薇皇帝(下篇)
    “噔噔...噔噔...”

    酷热的街道中,金灿的烈阳之下,倒在血泊之中的刘氓耳中马蹄声渐近,阵阵威压使得他脑子越发昏沉,但他始终不明白,这臭乞丐为什么要这么做?

    刘氓疲乏的睁着眼,眼中尽是倒在血砖上的百姓,其中就包括范增,刘氓使劲的撑起身子,可是,他的每一次身子的撑起都只是他的幻想,事实中,他始终瘫倒在地。

    “砰!”,“砰!”,“砰!”

    街道上军队沉稳如雷的踏步声停了,武皇的马蹄也走到了刘氓边上,刘氓就这样近距离的躺着看向他敬畏的武皇陛下,可是,突然刘氓眼睛睁的滚大!

    只见,武皇竟然用他的长枪卷起狂风宛如扫尘一般将这些无辜尸体扫飞到街道两岸!

    视百姓贱命如蝼蚁,这才是真正的武皇!

    刘氓彻底明白了范增的苦心,不再看向这令他厌恶起来的武皇,转头看向那些街道旁的百姓,唯唯诺诺,连自己亲人被杀都不敢做声,还大劲的捂着孩童的嘴!

    “哪儿来的贱东西,敢挡朕的道!”

    “砰——啊——!”,“噗——!”

    武皇的长枪终究也扫到了刘氓的身上,一声痛哭的惨叫伴随着大口鲜血喷出,百将敬畏、万民敬畏!

    这时,武皇身后的一名车骑将军看不下去打算上前劝武皇一番,可是!

    “轰——隆隆——!”

    “嗯?”,“嗯?”,“嗯?”

    就在刘氓身体被武皇长枪扫飞的那一刻,万民头顶之上的蓝天突然雷声大作,仿佛是一股命运的冲突之声在躁作!

    “轰——哗——!”

    一道七色雷霆宛如苍龙一般在天空出现,大地方圆千里都可看见一朵朵七彩祥云也正随着这条雷龙出现!

    “陛下——!”,“陛下——!”

    “此乃祥瑞啊!”,“天助吾皇大业必成啊!”

    “哈哈哈——!”

    见此祥瑞,武皇面上阴霾一扫而空,反倒是对着苍天哈哈大笑起来,,顿时间万民又拜,万军振奋,此战必胜!

    “哈哈哈——!”,“天佑朕之武皇朝啊!”

    “进军——!”

    “是——!”,“是——!”,“是——!”

    武皇一声令下,千军万马快速奔袭出了国都城门!

    但,倒在夹道里的刘氓却气息奄奄,双眼一闭,断了气,最终被几个杂兵一路拖走,拖到了城郊外的乱葬岗。

    眼见着刘氓断气的身子被扔进了尽是腐臭烂肉的乱葬岗,一直到太阳落山,都再没人来过此地,只隐约之中,有人在不知处叹息。

    “咳!咳咳!”,“噗啊——!”

    “呼——呼——!”

    嗯?

    可是,随着太阳落山,这杂草甚深的乱葬岗里,刘氓居然又活了过来!

    莫非,刘氓只是休克,暂时处于龟息状态?

    “没想到,我刘氓居然也会造此大劫啊”

    “咳咳...”

    虚弱之中似又焕然新生的刘氓坐在几个骷髅之上感叹到,而眼见残红如血的夕阳就要被这非一般深绿的杂草所遮掩时,刘氓还是起身爬出了乱葬岗,走出了深草林。

    一路走过,看着浩瀚的山林江河,刘氓决定不再参军,而是做一名江湖侠客!

    终于,刘氓在万林之中削了一把竹剑,自此仗剑东去,行走江湖。

    而此后数十年,武皇朝大掀战事,由武皇姬舟亲自统领一百五十万军队北出百涯谷进击北蒙,大将军向吕率军百万南下火岩原攻克南枚!

    战事持续甚久,武皇朝虽实力强大,但大陆宽广,行统一大业还需大量时日,不过,武皇朝内部江山,倒是有一绝世剑修崛起!

    此人二十突破真影,三十破极,四十大能巅峰,震撼江湖!

    而且传闻此人修为越高,修行越快,现如今其实力恐已能跟当世武皇相抗!

    江湖各门派见此都已打算联合起来,以此人为首,趁朝廷对外作战,接机叛乱!

    可是,此剑修却并无称帝之意,迟迟未应允,江湖门派早已连结,现只等发号施令之人坐镇,这时众掌事者坐在一湖泊竹林之中都急了起来,

    “这可怎么办呐?大家都已联合,箭在弦上,但竹剑大能却不称帝!”

    “哎...”,“是啊,若等武皇统一大业一成,将再无机会!”

    “我辈侠士,难道就真的一辈子老死在江湖,做一林中跳蚤吗?”

    寒门、万鬼门、清风门的掌门最是急躁,可这时,一身穿紫砂、姿态优美、头戴斗笠的窈窕女子突然踏着翠绿湖畔轻轻走了来,

    “诸位不必着急,我有办法”

    轻柔之声自这女子口中缓缓传出,倩影已至亭台,诸掌门一听大喜,连忙询问,但只见这姑娘略微点拨了几句,便又踩着竹林飞走了,

    “这样真的可行?”

    “试试吧,杀掌门,也别无他法了”

    “嗯”

    两位掌门摸着胡须,面色之中还带着古怪之意,对这女子十分看不透,只知她也是如刘氓一般的江湖散人。

    于此,诸位掌门连忙按着那女子所说共同去了桃花谷,见了那最近在此居住的竹剑大能,声称万花森林里,最近突然出了一头实力高强的妖物,吃人无数,想请刘氓前去为民除害。

    “当真有此妖物连各位掌门都斗不过?”

    刘氓端着手中茶碗,沉稳俊逸的脸上略显一抹疑色,

    “是的,刘大侠,那妖物十分强大,我等实在无法将其拿下,这才来求你啊”

    “是啊!”,“是啊!”,“刘大侠你就去一趟吧”

    “有意思,竟有如此妖物,看来我又有磨剑的机会了”

    刘氓被这几位一忽悠,果真提着竹剑好奇的去了万花林。

    奔波十里,一脸坚毅的刘氓,初入林中就察觉到了异象,这林中的花海,怎么无论那个季节的花都盛开在了今日,连昙花都在此时的月色之下久开不谢?

    刘氓奇了,继续深入,而随着他越深入,这花海就开的越是惊艳,清香窜入口鼻,神清气爽,似这里就是人间最温柔之地!

    慢慢的,刘氓终于凌空踏着花海到了森林中心那清如镜面的湖泊旁,这时,一紫衣女子的倩影朝他转了过来,

    “久闻刘公子武艺卓绝,今日小女子紫薇以此法骗公子前来,公子可愿赐教?”

    紫薇带着斗笠微微一抱拳,倩影迷人,

    “紫薇姑娘,倒是好手段,怕不是给那几个掌门当说客的吧?”

    “哈哈哈,公子多虑了,紫薇也是好剑之人,只是听闻竹剑大能才是当世第一剑修,小女子不服,想讨教一番”

    “如何讨教?”

    刘氓似笑非笑的问道,看着紫薇的倩影,虽自身定力强悍,但却也难免心动,若是摘下斗笠,不知又是何般沉鱼落雁的面容,

    “小女子与公子一样,皆是九剑修士,不如我们皆出第九剑,以证各自剑道强弱如何?”

    此女子竟是大能,为何从未听说?刘氓心中疑惑不已,正欲开口再问,但是,

    “第九剑,万千花雨——!”

    “嗯?”

    还没等他问出,这女子竟不讲武德的直接出剑了!

    顿时间,只见月色下的森林,万千花海中的每一朵花的花瓣竟都变成了凌厉的剑锋,蓄势待发!

    而刘氓此刻又恰好身处花海之中,若是不快速出剑,怕是瞬间就会被切割成血雨剑花!

    刘氓现在深知这女子的厉害了,神经迅速绷紧,一把抽出竹剑,功力大震,剑刚出窍,流散的剑气便斩倒了一片树林,扬尘四作!

    剑再出窍,青芒大作,空气都变得锋利起来!

    “第九剑!”

    “一竹化万剑,万剑作竹雨,万剑归宗!”

    “轰——翁翁——!”

    只见刘氓第九剑一出,夜色之中,便有万把利剑泛着青芒凝聚在森林的各个角落,且每一把利剑都似乎蕴含着不同的剑意,挥舞着不同的剑道!

    霎时间,森林方圆五里内的所有空间便几乎全都是剑影,连一丝一毫的蛛网都无法存在!

    “哗哗哗——!”

    “砰砰砰——!”,“轰隆——翁翁——!”

    花剑与竹剑眨眼间便互相激射了起来,夜色虽黑,但几乎有一片天空始终不暗,青与紫两种颜色不停的争相渲染天空万物,仿佛两道流利的雷霆在地上不断游走!

    刘氓是被这女子彻底激发了战意了,已经很久没有能对敌之人了,这次定要斗个酣畅淋漓!

    一竹一花两把剑在夜色里不断拼杀,声势浩然如雷,战的天昏地暗!

    此战,雷音足足响彻了五个时辰,五个时辰之后,天已大亮,紫薇的花剑只剩最后一把,而刘氓的剑却有两把!

    三剑相斗,最终,刘氓的一把竹剑与紫薇的花剑相互抵消破灭,而另一把竹剑则斩开了紫薇的斗笠。

    清晨初起,紫薇清白如出水芙蓉、眼神之中似又带着花蕊的魅意的绝美面容终于出现在了刘氓的眼前。

    紫薇似初次以面示人,被刘氓愣神的看着,还有些娇羞,

    “公子剑法当真无双,小女子佩服”

    紫薇绝美的面庞一俯,玉手抱拳说道,可刘氓此刻却早已不在意比剑的结果如何了,

    “紫薇姑娘,你的剑在下很喜欢,可愿许给在下一生?”

    “你...”

    “公子之意可是要娶小女子?”

    紫薇刘氓这一问,突兀脸更加羞红的问了起来,虽然这是她本就想要的结果,可真面对时却还是有些慌张,

    “在下正是此意,紫薇姑娘可愿与在下结为侠侣?”

    “公子若想娶我是有条件的,若达不到,紫薇不嫁,若办到,紫薇愿嫁与公子为妻!”

    “哦?什么条件?”

    刘氓看着羞涩之中又带有坚持的紫薇,目中兴致更浓,

    “公子听好了!”

    “紫薇所嫁之人,必是当今天下可称之为第一之人,公子虽为剑修强者,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紫薇并不认为公子是天下第一剑修!”

    “那,如何才可证我能做天下第一人?”刘氓走近再次问道,

    “当今世上,能称之为第一人者,必为帝皇!若公子非身穿帝袍、执掌江山之人,若公子不能许给紫薇八抬大轿、十里红妆、凤冠霞帔之物,紫薇不会嫁!”

    “哈哈哈——!紫薇姑娘真贪心呐,不过若是你能回答我一个问题,我便称帝,取来这一切许给你!”

    “什么问题?”

    眼见着刘氓越走越近,也已走上清明湖面,紫薇俏脸更红,紧张的问道,

    “紫薇姑娘既要嫁天下第一人,为何不嫁当今武皇?”

    “因...”

    “因为...”

    “因为紫薇所倾心之人是你!”

    吞吐几句,紫薇终于鼓起勇气站在刘氓面前说出来了,呼吸顿时紧张又急促,脸颊滚烫!

    而刘氓听此,脸上笑意再也无法平复,一把将紫薇紧紧的搂到了怀里,

    “一切我都会为你取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