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符魂 > 第八十三章 燕子暄的计划
    “梁十三!叫你去买个药材,你怎么一走就是一天?!”

    “你是在半道儿上睡着了吗?!”

    梁十三刚刚踏进荒草家的大门,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呢,便是听到了白芊芊怒气冲冲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小院。

    “路上出了点儿情况……”

    梁十三快步踏入到屋里,摸着鼻尖,很是小声地说道。

    “说吧,你到底干嘛去了!”

    白芊芊从窗户旁边的那个小木凳上站起身来,很是不满地嘟着嘴冲梁十三说道。梁十三此时也是很清楚地看得出来,她已经坐在这里等了自己很久了。

    “我去了趟赌场……”

    “赌场?”

    白芊芊突然瞪大了眼睛,美目当中充满了不可思议的神情,冲着梁十三责备道,“你为什么会去那种地方!是自己的钱多得烧得慌了吗!”

    由于白芊芊的声音很大,王小六跟荒草也是从各自的屋子当中快步走了出来。

    “十三哥,你到底去干什么事情了?”

    王小六挠着头问道,“芊芊姐那么好的脾气,怎么让你硬生生给气成了一个泼妇?”

    “说谁泼妇呢你!”白芊芊脸颊一红,然后便是伸出纤细的手,在王小六的胳膊上狠狠拧了一下。

    “我错了,我错了芊芊姐!”浑身是肉的王小六怎么能忍受得了这种痛苦,急忙咿呀大叫,疼的求饶了起来。

    “你们的声音都小一点!”荒草做出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指了指燕子暄的房间,这时候梁十三才从燕子暄房间当中听到了一阵轻松悠扬的古琴之声。

    但若是仔细听去的话,那道悠扬的曲调当中却总是出其不意地蹦出来一些不太和谐的乐声,像是在懊恼,又像是在呜咽……

    “子暄哥这是又怎么了?”

    梁十三疑惑地看着荒草问道,“这不太符合他平时白天骂街,晚上抚琴的风格啊?”

    “他这是在努力平抚着自己的情绪,”荒草叹了口气说道,“自从今天清晨服了芊芊的清神丹,子暄便是不再像往日那般易怒,反而变得异常冷静了起来。”

    “他先是研磨作画,画了片刻觉得心烦,于是便在我的建议之下翻出一本古诗集看了起来,不过也没看多久,他便将我赶了出来,一个人待在屋子里弹起了琴……”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梁十三点了点头,笑着对白芊芊说道,“看来你的清神丹还挺见效果的嘛!”

    “你先不要和我说这些!”

    白芊芊撇了撇嘴,依旧是很生气地模样。为了不打扰到燕子暄,她压低了声音对着梁十三说道,“今天早上你说要帮我买的药材呢!是不是全都拿去赌钱了!是不是全都给输光了!”

    “十三哥去赌钱了?”

    王小六先是一愣,然后便是摇着脑袋说道,“不可能不可能,我第一个不相信!”

    “小六,你果然是我的好兄弟!”梁十三偷偷对着王小六伸出来一个大拇指。

    “小时候陪十三哥无论是玩花牌还是玩筛子,他从来都没赢过我,就这手气,他怎么能好意思去赌场呢!”

    “咳咳!”

    梁十三差点被王小六补充的这一句话给闪到了腰,不由得幽幽的对王小六翻了一个白眼。

    不过想想也是啊,梁十三很不明白自己小时候为什么就那么手黑,玩这种游戏的时候怎么就从来没赢过王小六一次呢?

    “那你到底去赌场干嘛去了!”白芊芊不解地问道。

    “你们都听我解释好吧!”梁十三心神一动,早上购买的药材便是出现在了他的手中,然后他便是将自己偶遇邋遢老者之后的所有事情讲给了大家。

    “沙漠之眼?黄金矿脉?”

    听完了梁十三的讲述之后,荒草便是皱着眉头说道,“看来狂沙门又是想故技重施啊!”

    梁十三也是神色凝重地说道:“这次他们的野心可能会更大……”

    “大到漠北域主之位?”

    “呃?”众人望去,发现燕子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从自己的屋内走了出来。

    “梁十三,你们过来!”

    梁十三他们互相看了一眼,然后便是冲着燕子暄那边走了过去。

    “我想请求你帮我一个忙!”看到梁十三走进,燕子暄突然便是满脸诚恳地抓住了梁十三的双手。

    梁十三吃了一惊,急忙说道:“子暄哥你放心,就算你不说,我也肯定是会去沙漠之眼当中一探究竟的!”

    “好!看来你懂我!”

    燕子暄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便是缓缓说道:“狂沙门是个极为神秘的组织,漠北的任何一个角落几乎都有他存在的痕迹,但是至今无人知道他的本部到底是在哪里!”

    “狂沙门当年已经陷害了一波北漠的强者。如今没有了我这个北漠域主坐镇,狂沙门定是会更加猖獗地陷害各帮各派的强者。而狂沙门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扫清拦路虎,一点点将北漠逐渐吞食!”

    “好大的野心啊!”王小六惊叹了一声,而梁十三则是因为之前就已经在邋遢老者那里了解到了一些实情,所以并未表现出太多惊讶。

    “你们这次的任务便是去沙漠之眼当中一探究竟。梁十三,你跟狂沙门的过节不小,所以狂沙门的人到时候一定会去找你的麻烦!”

    “那我就将计就计,从而引蛇出洞,对么!”梁十三问道。

    “对,就是这样!”

    燕子暄激动地握住梁十三的双手说道,“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我与荒草不便暴露身份,所以这个任务就只能交给了你们。”

    “不过你们放心,只要狂沙门的那个老不死的家伙一出现,我与荒草便是会第一时间赶过去将他击杀,护我北漠!”

    “子暄哥,到时候你会宣告北漠他们的域主回来了吗!”

    “这个嘛——”

    燕子暄突然愣了一下,神色暗淡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双腿,然后便是颇为潇洒的说道,“其实这些都无所谓了!”

    “能够护佑北漠周全,即是我一生所愿。又何须人尽皆知,又何须青史留名呢?”

    说罢,燕子暄便是爽朗地大笑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当中。

    ……

    呼呼呼!

    任凭门外风沙肆虐,老者却是坐在木床之上屏气凝息,一动不动。

    待得听到了一阵极为短促的叩门声之后,老者才缓缓睁开了双眼,手指轻点,木门便是砰的一下打开,紧接着,一团人影便是和肆虐的风沙一起滚了进来。

    “沙泰,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

    “这个鬼天气!”沙泰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然后便是恭恭敬敬地立在了老者的身前,“回师父,沙漠之眼重启的消息现在已经是在整个漠北闹得沸沸扬扬的了!”

    “很好。”老者并未睁眼,只不过是轻轻地扬了一下嘴角。

    “师父,您的功力又有长进了!”

    沙泰十分惊讶的说道:“徒儿觉得您的气息现在竟是比当初的师祖还要强上三分!”

    沙泰口中的那位师祖,自然便是当初那位偶然死在梁十三手中的地阶后期强者,沙元魁。

    “自三十年前那次金矿之争,我便在此地闭关修行噬灵大法,已是吸取了无数强者所遗留的灵力修为,故而进步如此神速。”

    老者轻轻抬了下眼皮,又是说道,“此番进展若是顺利的话,凭借他们那些炮灰所提供的灵力,再加上为师常年累月所收集到的三千枚灵丹宝药,为师便是有一成把握再度突破。”

    “再度突破?!”

    沙泰的眼中充满了震撼。要知道,师父现在已经是无限地逼近地阶大圆满的那等层次了,若是说再度突破,那岂不是要——

    “至于梁十三,到时候你务必将其捉来。为师要亲自吞噬其灵力,将其肉体炼为沙傀,为师尊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