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重生一百次:前任那个渣 > 第38章 秘密不再是秘密(3)
    “你厚着脸皮呆在这,觉得没什么,但是你想过没,一旦你在这里做的事情传出去,以后你的这份工作,再想找好的人家,并不好找。”许留神色没什么起伏,很平静的对女人说道。

    她很早开始,有家人好比没有家人。见惯了这种欺软怕硬的人,她是通过外表看赵天师无人看管,才开始肆无忌惮。

    女人以为,除了报警或者鱼死网破的事情是姓赵会考虑的路线,没想到,这小上十多岁的女生,居然只是几句轻飘飘的话。

    然而,偏偏是几句话,让她刚才还起了死活不走的心思,弱了不少。她家里的孩子,还有丈夫,都需要她的经济来源,所以,长远的想,现在走才是要紧事。

    许留轻轻松松的几句话,就让人走掉了。

    赵天师有些意外,她是看过小刘的面相,她的右边眉尾有痣,这是典型的夫妻不顺,孩子不安的典型状况,没了她这份工作,小刘从新找,家里肯定要断经济来源。

    “你这么就,将人轰出去了?”方正一也意外问道。

    “说什么呢,不过是给她一个台阶下罢了,她看得出来,赵天师有朋友,看您身上的打扮,也不像是穷人家的孩子,她怕厉害的人物,人之常情。”

    许留看的明白,赵天师心里清楚。

    “好了,既然来了,跟我来。”赵天师拉住还在发呆的李迪说道。

    “好。”

    赵天师带他们来到书房,唯有书房,还需要专门拿钥匙开。

    书房的门打开后,一片黑。在还是白天,突然进入这么漆黑的房间。赵天师伸手在脖子上的项链按了下,微弱的光芒显现。

    她才伸手将一侧的灯打开,说道,“我这书房,除了我,随便进入的人,都会昏倒在书房门口。”

    书房是重地,许留和方正一面面相觑,心里不由的同时想到。

    “书房里的有些资料,我费尽千辛万苦才得到。你们别介意,能进来书房看看,已经是我们的交情不错了。”

    方正一不由的摸了摸脑袋,“老同学真是大方,哈哈。”

    书房里有很多看起来就有考究价值的纸张,还有很多画像,各个传神。

    了了数笔,从纸张上,感觉活物活了,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食梦貘,在数千年前,曾经有人见过它。”赵天师突然转身,望着许留的眼睛,说了这么一句话。

    传说中的兽,有人亲眼见过。许留觉得荒唐,而且她需要知道一个传说中的兽,知道它那么多过往吗?

    赵天师放开李迪,从有些年头的册子里,找到了食梦貘的相关事迹。

    册子中,食梦貘的图片和许留带来的模样,一样。不过,在食梦貘的身旁,躺着一个人。一兽一人各做各的事。

    “我家族不知是陷入了那种诅咒,曾寻找过各方人士,找不到避开阴邪之物引起的怪事。更甚的是,镇邪的宝物,居然会成为阴邪之物变的更加厉害的摇篮。所以,我的祖辈,曾经意外得来貘,以活神兽,对抗阴邪之物。也因此,立下过誓言,护貘以周全。”赵天师解释道。

    “你的言外之意,食梦貘消失了。”许留问道。

    “不错,貘突然消失,再次出现,居然是千年以后,我这一代,竟然有了貘的消息,它的名字也改了,竟然成为了食梦貘。许留,我想,食梦貘应该就是千年前的神兽,它的其中血液在你这里,你需得找到食梦貘,得到它的谅解,否则,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它有的是办法对付你一个普通人类,办法多的是。”

    许留点点头,这自是应该,“听说这是孟夏所找来的,不知她是否知道,食梦貘的去向。”

    姓孟?赵天师脑海中,迅速的想到一家天师的后人,她脸色不由的一沉,那家的后人,她也曾在她小时候看过她的面相,实在不是能做出这种残忍事情的人。

    想到孟夏还只是个年纪不大的姑娘,不可能接触到食梦貘。只有她的爷爷,孟林还是天师的时候,接触食梦貘的可能性比较大。从画工上看,都不像是孟夏能做到的资格。

    但是,孟林已经死去。现在只剩下他的师傅,年龄九十五岁的原皆。而且当年孟林是天师的事情,都是在他年轻的时候,很早就放弃了天师,也没有人知道为什么,改行做了魔术师这个行业。

    原皆就是孟林选择当魔术师拜的老师,如今这么些年过去,孟林这个人,都不知道原皆对他的印象是否深刻。

    许留没想到,和赵天师一起找到原皆这位老人的时候,会意外的见到了一个人。

    温沉水,那个占据了她的身体,说什么逆袭的人。

    她现在是她原本的模样,一时看见她,果真像是解曾经说过的,真实的容貌和她有相同的地方。

    赵天师对于迎上他们的温沉水,倒是往许留身上,上下瞧了一眼,“有点像姐妹。”

    温沉水整个人比从前沉默了许多,有些憔悴的脸庞,在对上许留打量的目光,也只是很机械的样子,“你们好,原先生让我带你们过去。”

    原先生的住处是一栋别墅,地方很大。

    他虽然年龄九十多了,精神很好。他此刻正弯腰在修剪着花草,听见几人的脚步声,转过身笑呵呵的望着赵天师。

    “来了,早就听说过你,一直没见过。”

    赵天师和原先生两人说了一会儿话,却没发现这魔术师的家中,和常人的有哪里不同。

    原先生察觉到,哈哈笑着解释道,“我家中倒是没有魔术师那类的机关,主要是家族传统从事了这一行,不得不选择了,本人在家里,没人看,所以很少费这番功夫。听说你这小天师打算在我老人家这里,打听一个徒弟,是谁啊?”

    开门见山,赵天师也不喜欢拐来拐去,直接问道,“原先生,你可还记得孟林先生?”

    “我教过的徒弟里,只有孟林,成为了大魔术师,在世界上都排得上名次。你说的,就是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