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重燃2003 > 2、2003年
    窗外阳光明媚。

    孟凛正春风得意,老总含泪让他继承公司,前女友哭着喊着求他别离开,没想到竟然是做梦。

    刺目光线,晃得孟凛不得睁开沉重眼皮,豪华高级病房的床上,印象中周围先前做手术的几位,统统消失不见。

    孟凛脑袋如糊浆,浑浑噩噩中,一张陌生而富态的女性面孔,最先扑入眼帘。

    “凛儿醒了!他醒过来了!”

    她欣喜若狂,带着七克拉钻戒的手掌,不断磨蹭孟凛的脸,硌得慌。

    微微抽搐,孟凛直翻白眼。

    大姐你哪位,我认识你吗?我刚出了车祸好吗,你再摇晃阵子,信不信我当场得去世?

    张嘴想把这句话完整抱怨出去,蓦地,喉咙卡住什么,沙哑异常。

    孟凛举目望去,又瞅见一个中山装的中年男人,他脸上喜言于色,自言自语道:“醒来就好,醒来就好…”

    这对中年男女,如同瞅着世上最珍贵的宝物。

    “宝贝是别人家的宝贝,怎么我也有当宝贝的一天!”

    “难道是我的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

    孟凛一脸茫然。

    正待此刻,一个老者医生推开两个欣喜若狂的,貌似应该是夫妻的中年男女。

    医生俯下身,拨开孟凛的眼皮,睁如牛眼,再探探的脉搏,然后轻轻的吁了一口气,转过身,对他们低声道:“患者虽然苏醒过来,但由于车祸让他大脑遭受了剧烈震荡,暂时还不能确定这会对他有什么未知影响,会造成什么后果,所以,你们要有心理准备…”

    孟凛感觉病房里一下安静。

    老者医生又掉过头来,神经兮兮晃了晃头,审视稍许,问道:“你感觉怎么样?你…记得自己是谁吗?”

    孟凛即便能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周围的一切都太过陌生,没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见孟凛沉默,老者医生感觉遇到一些始料不及的事情,脸色一沉,又伸出两个手指,小心翼翼的问道:“这是几?”

    年轻…老年人,你不讲武德,当我智障?

    孟凛瞪了他一眼,嚅动着嘴,吐出一个虚弱的“2”字时,突然发现自己声音好像不太对劲…究竟出什么事了?

    老者医生松了口气,退了一步,以便孟凛能看到那对夫妇,然后指着他们又问:“他们是谁?”

    孟凛撇撇嘴,很不奈烦的摇了摇头,头很痛…可还是歪起脑袋,想找病房里是不是有所熟悉的老总…

    结果极度失望…

    中年男女神情一僵,逐渐浮起害怕和恐慌,男人拳头攥紧,咯吱作响,末了,终究是无可奈何的叹息一声,张手抱住女人。

    女人失声痛哭,泪水滴答滴答掉落在地,声泪俱下喃喃道:“我是你妈妈啊!你不认识我们了吗?你怎么了凛儿?为什么连我们也不认识了!”

    擦!

    这次换做孟凛傻眼了,嘴巴张得老大…我什么时候有了这么贵气的父母了?

    自打小记事以来,父亲在孟凛年幼就去世了,母亲扔下他改嫁之后,他再也没见过这个狠心的女人,自己一直由大姑妈养育长大。

    莫非是出生时,两家抱错了孩子?

    孟凛想不通,也懒得想,不再搭理冒领三百个月孩童的夫妇,反而歪着脑袋,视线瞥向了后方,一位粉雕玉琢的少女。

    少女约在十八岁左右,—身典雅大方的珍珠色礼服,黑长直发式让她的脸多了青春活泼,显得娇俏动人。

    她乖巧地站在一侧,左右手指交织,明媚大眼睛,正呆萌的一眨不眨看着自己。

    望着孟凛在打量少女,自称孟凛母亲的女人,匍匐几步后退,赶紧一把将她拖至跟前,颤声道:“你认识她吗,对吧?她是乔稚啊!”

    我就多看她几眼,别乱安排情节好吧…

    孟凛说不了话,索性闭上眼睛。

    老者医生叹了口气开始下决论了:“照病状来看,他已经失忆了…不过我估计他可能保留了比较正常的思维能力,这是个好现象,其他的你们可以慢慢的让他恢复。好了,病人还很虚弱,现在要让他多休息,你们出去吧。”

    中年妇女伤心欲绝的泣不成声,闻者伤心,听者落泪,连一直闭目沉默的孟凛,紧紧蹙眉,被人关心的感觉的确很好。

    自称是孟凛父亲的男人,搀扶中年妇女一步三回头的朝外面走去。老者医生又给孟凛做了一系列检查,拍拍屁股,也出去了。

    病房难得安静下来。

    孟凛张开眼,呆呆望着天花板,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左顾右盼,趁着病房里没人,孟凛想弄清楚点眉目,于是想从床上坐起来,方才发现通体硬梆梆的,周身都缠了绷带,搞得跟个木乃伊似的,而且有感觉的地方都在痛,别说坐起来了,就是挪一下都不容易。

    动不了,眼珠子四下观察,骤然孟凛神色一僵。

    几步之遥,方正盘桌,蓦然倒映一个挂历,晃入孟凛视线,

    2003年7月27日…

    我的天!

    孟凛呆住了!神情痴傻,宛如精神患者陷入世纪性的自己思想!

    几天下来。

    病房守护时间最多的,就是名叫乔稚的女孩,她几乎对孟凛寸步不离,端屎接尿都是她料理。

    除此便是孟凛“母亲”了,“父亲”好像很忙,但每天至少也会来看孟凛两次。

    这段时间,孟凛根本无法说出整句话,大部份时间是听妇女和乔稚坐在床沿,絮絮叨叨个不停,她们就像对待失忆的患者,告诉孟凛所有发生的事,期盼有助于恢复记忆。

    她们说,孟凛今年十七岁,正在读高中,爸爸叫做孟海腾,而自称妈妈的女人叫萧如容。

    他们是江陵市人,孟凛由保镖开车,被一辆车子撞上,方才导致悲剧车祸发生。奈何孟凛仍旧一边听着,默不作声,一脸阴晴不定,她们只好作罢。

    ……

    经过数天休养,万恶的裹纱布,一圈圈折掉,孟凛愕然地活动了下身体,久违的力量感重新回到每块肌肉,原本粗糙的手掌变得又白又嫩,甚至,还小了好几号。

    “给我拿镜子来!”

    孟凛能动的第一件事,便想瞅瞅自己变成什么鬼样子了,他真担心比之前模样还要磕碜。

    乔稚低眉顺眼的在挎包里将化妆小镜子递去,旋即,拿着几件换洗的衣服进了卫生间。

    镜子里。

    清秀脸线条轮廓分明,清澈明净的双眼微微眯起,唇角自然上扬,似乎含着笑。

    就连孟凛也不得不承认,这家伙长得简直是太好看了。

    孟凛看了十分钟,觉得自己都快有了被掰弯的趋势,但问题是,这个俊俏少年郎,就是他自己啊!

    孟凛拍了拍自己的脸,镜子里的男人也拍了拍自己的脸,孟凛皱了皱眉,镜子里男人好看的眉毛也皱了起来,孟凛一脸懵逼,镜子男人的表情也像日了哈士奇…

    “会不会是在做梦?”孟凛尬笑一声,狠狠的一巴掌抽在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痛感让他的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

    从孟凛身旁端着盆子走过的乔稚,她一脸震惊的看着一边自己抽自己巴掌一边癫笑的孟凛。

    处于极度震惊状态的他也没注意到乔稚,试着自己抽了自己几巴掌都没有从梦中醒过来,孟凛终于双腿一软的瘫在了床上。

    不久之后,孟凛恍然坐在,一只手托着下巴,双目无神,呆呆的望着右手扬起的镜子,此刻的他,很像一个哲学家。

    “我到底是谁?”

    “我从哪里来?”

    “我真的重生了?”

    一个个复杂深奥的问题开始在他的脑海中浮现,在他正在思考“重生还是魂穿”的时候,孟凛蓦然清醒了过来。

    来自后世2021年,看过不知道多少小说和电视剧的他,论过多少鬼畜段子贴子的他,在冷静下来思考了一阵之后,心里面已经有了一个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猜测。

    低头再次望了一眼明亮镜子的倒影,看到的不是那张他已经看了二十六年的脸,孟凛怎么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感觉。

    “呸,小白脸!”

    鄙夷的看着一眼镜子中的朝气青年,孟凛向着镜光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

    孟凛身后经过的乔稚,看到这一幕,表情更加的惊恐,她第一次见到一边哈哈大笑一边自己抽自己巴掌,末了还要对镜子里自己的倒影吐口水的人…

    哐当!

    盆子掉落,乔稚情不自禁后退几步。

    孟凛尴尬轻咳一声。

    乔稚缓过神,小声说一句“对不起”,小心翼翼的捡洗漱用的盆子。

    下午,病房里来了数十个青年和少女,都是同班同学,在听说孟凛出车祸之后,他们一起来探视。

    男生女生们一个个自我介绍了。

    孟凛翻了翻白眼,他根本没有继承这具身体的记忆,只能望着这些自报家世姓名的男生女生,颇为新奇又怪异。

    蓦然,一个穿着碎花裙子的女生好奇凑上前,她审视孟凛一番,嗓音柔柔道:“还记得我吗,我是赵浅浅,百家姓第一姓赵…你的同学。不记得了?好好养伤,希望你早日回学校。”

    孟凛凝视相当水灵的女生,她在同学们中颜值算得上鹤立鸡群,不免多看了几眼。

    多么柔情绰态的妹妹,还赵浅浅,啧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