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重燃2003 > 8、双标
    孟凛躺在床上,夜不能寐,胡思乱想到半夜才迷迷糊糊睡着。

    朦胧睁开眼,映入眼帘是另一张陌生可爱脸蛋。

    女孩长的粉嫩嫩的,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像两把扇子,漂亮的眼眸灵动有神,个子娇小玲珑也就1米6的样子,不过皮肤很白,就好像新剥的鲜菱一样,一说话就露出两排可爱的小米牙。

    她跟乔稚不同的是,穿了一套白色的女佣装,恭恭敬敬的坐在一旁,用一种‘我是美女我怕谁’的神态,“你醒啦少爷,我是子鸢,是你的全职贴身女佣,负责你的起居和相关事物,今天第一天上班。”

    少爷?

    孟凛心底腹诽几句,环视了一圈之后,问道:“乔稚呢?”

    子鸢磕巴着小脑袋,眼睛溜溜如绿豆,如实回答:“乔稚姐今天一大早就上飞机去菲律宾了,有什么问题吗?”

    孟凛叹了口气,没表示什么,只是出声:“为什么这么叫我少爷,以前乔稚从来都没这样。”

    子鸢正捧着衣服,颇为新奇的瞧瞅孟凛俊逸面孔,眸中浮现几抹异样,心不在鄢道:“这都是乔稚姐吩咐我们的,昨天晚上她临走之前把所有的家佣都召集在一起,嘱咐了我们很多必要的礼节,叫老爷太太和您少爷就是其中一点,而且她已经把这些都订成规矩了,谁要是做得不好,会扣工资的!”

    孟凛感觉这厮目光透露着古怪,一溜烟就穿好被褥下的贴身四角裤,随口咳嗽:“你新来的吧?我们家给你多少钱一个月?”

    “七千!”子鸢脸上浮起快乐之色,梨花色的脸颊与酒涡很是好看。

    “……”

    孟凛暗骂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子鸢没什么城府,嘀嘀咕咕又说了一大堆:“这份薪水让我挺满意,而且我还只需要在你不去学校的时间完全服侍你,也就是说,星期六和星期天包括所有你在家时间我都必须出现在你面前,而你去学校后,我也可以去学校读书,并且学费还是你们家给我付呢!”

    孟凛脸又是一抽搐,在这个,人均千元出头月薪的年代,七千一个月,九成九的985、911毕业高才生,都拿不到这个数,况且还给她付学费。

    “你多大了?”孟凛接过她递过来一件件的衣裤。

    子鸢没有回话,反而眼光唰一下,目不转睛盯着孟凛的光膀子。

    好家伙!

    孟凛震惊了,这么明目张胆!

    片刻后,子鸢仍不收敛,乌溜溜的眼珠乱转,孟凛有些忍无可忍,大清早男人荷尔蒙本就旺盛,既然你占我便宜,那就别怪我占回来。

    一把握住子鸢双腮,孟凛身子靠近。

    “唔唔!”

    子鸢粉唇被堵住,惊慌的呜咽着,嘴巴张开一半,眼睛猛地睁大,想要说出来的话也堵在了喉咙里面。

    孟凛细细品尝几口,就松开了,心底也有些后悔,“我这是在做什么。”

    他不禁有些哭笑不得,虫精上脑真是让男人在有些时候说出平时说不出的话,做出平时做不出的事,冲动了冲动了!

    子鸢脸色都变白几分,惊呆了似的,一动不动如同木头。

    孟凛望着子鸢眼眶泪水逐渐凝聚,这个玩笑是不是有点开大了,“咳咳…不好意思…”

    子鸢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闭上眼睛,再次睁开眼,浮起冷冰冰的神色。

    孟凛想起子鸢提到工资时的快活表情,拉开床头柜从里面拿出一把钞票,大约有十张百元大钞,赶忙塞进她围裙的口袋,“你别生气,这钱给你买点礼物吧!”

    子鸢呆滞瞥眼被钱撑起的口袋。

    良久见她没什么反应,孟凛试探性的道:“亲我脸一下?”

    啵!

    子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嘴唇飞快印在孟凛脸上,又回过身,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孟凛。

    子鸢羞答答的低声努嘴:“以后别这样…少爷,要是让老爷和太太知道了,也许我会被开除的。”

    孟凛喉咙滚动,哭笑不得,这双标小妞!

    子鸢服侍下,孟凛洗漱完之后,吃过厨房精心制作的早点。

    孟家的厨房有许多大牌,不仅有国内各大菜系的顶尖厨师和各种派系的甜点师傅,甚至江陵市最好的几家大酒店的厨师都可以随叫随到,孟凛来这么久了,花样天天翻新,简直从来就没重复过。

    张姨示范着教子鸢给孟凛做出门前仪容和服装的整理,这时贺珊打电话过来了,小迷妹在电话里担心,“孟凛吗?你在哪儿啊?”

    孟凛正对着镜子看张姨给自己抹发油,随口道:“你有事吗?”

    贺珊犹豫了一下,“我已经来学校了,我看到李鹤轩早早的来学校了,他正在外面跟高三的钟如枫说些什么,你要小心些,要不今天别来学校了,好吗?”

    小迷妹打电话过来的意思,不用猜也知道是通风报信。

    孟凛心想,学校保安也挺靠谱的,就回答,“不行!”

    贺珊那边沉默半响,“学校你要注意两个人,一个是我们班的何解儿,还有一个就是钟如枫,因为何解儿的家族养着很多厉害而凶狠的保镖,这个钟如枫根本是个黑势力暴发户,据我所知,展宏私立中学就是钟如枫家的地盘,学校的保安好像都听他的话,如果李鹤轩真是找他对付你的话,我怕你会吃亏的。”

    孟凛心中妈卖批,刚觉得学校保安可以依靠,下一刻就打脸了…

    认怂服软,怎么可能,既然当时确定了动手,事后就没有后悔的可能。

    如今有父母撑腰,想着前世窝囊了二十六年,孟凛咬着牙心一横,沉沉道:“别担心贺珊,没事的!”

    之后,懒得跟贺珊啰嗦,孟凛挂断电话,对张姨道:“我们家有好用的钉锤吗,去给我找一把,我突然记起,今天好像有一节手工劳动课,要用钉锤的,给我找一把沉重点的,外加一个钉子。”

    张姨飞快去找人要孟凛的手工劳动工具去了。

    不一会,一个男佣人就给孟凛拿来了一只铁柄的带撬尾钉锤和一枚钢钉,“少爷,你看这个合不合适?要是嫌重的话,我再去拿一柄轻点的?”

    “不用了!”孟凛把钉子塞进裤袋,接过钉锤挥舞了几下,淋漓尽致的展示爆发力,很是满意:“搁我书包里吧,一会我拿去学校。”

    佣人应了一声,按照孟凛的吩咐去做。

    孟凛眯着眼睛侧头看了一下,一柄铁锤搁在真皮书包里大小合适,外表根本看不玄机。

    子鸢在张姨的吩咐下帮孟凛打理好了,一起上车。

    一路上孟凛没有心思逗弄双标萝莉,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子鸢与司机自然也不敢随口说话。

    下车后孟凛提着书包,在进校门的时候,首次认认真真的踌躇在教学大楼,观察四周建筑,他知道今天肯定会发生点什么,总不能对环境没一点了解吧?

    一栋六层的教学大楼。

    私立中学只有初中和高中两个部门,由正中间的楼梯分开,左边是初中部,而右边就是孟凛所就读的高中部。

    据孟凛所知道,高一是在三楼,自己在四楼,而高三就在五楼。

    一楼是豪华的学生餐厅,二楼是体育馆和一些活动室,各年纪每个学生每人一间的休息室分别在每个年纪相应的另一端,只有老师的办公室、校长室、图书馆和实验实在六楼,除了一般只有老师用的电梯,楼跟楼之间的连接就是正中间的楼梯。

    由于在此就读的都是富家公子千金。

    每个人的休息室都极为奢侈,一排男女分开的排成一列的小单间,里面有一个衣橱和书柜,还有一张可以供中午休息的小床,空间虽然不大,但里面的设置和装修极为奢侈。

    不仅有空调和柔和的壁灯折影灯之类,还有一台可以联网的电脑,甚至卫生间,据说强过老师的办公室设施。

    学生来学校后,往往会到休息室换上校服,然后才进教室准备上课。

    孟凛缓慢走向自已的更衣室时,将裤袋里的钉子拿出来钉在墙上之后挂上一件衣服,在换校服的时间,一直在想李鹤轩他们若真想报复,究竟会在什么时间下手。

    “真像贺珊所说的话,李鹤轩跟钟如枫,极大可能只是私下间的交易,因为李家已经被父母打通了关节,照理说他们绝对不会支持儿子再来报复自己,否则也不会主动要求校方低调处理。”

    “至于钟如枫,既然学校都属于他的地盘,想来他也不可能公然在学校弄出砸自家招牌之事,绝对瞒着家里的父母。”

    “如此一来…”

    孟凛换位思考,站在他们角度,什么时候能做到最不引人注意?

    “学校可以动手教训人的机会不多,清早入校进更衣室是一次,但是一天开始就闹事,胆子也太大吧?而且他们根本就没有全身而退的机会。”

    “嗯…课间的可能最小,这时候不仅时间短,而且造成的影响和后果也是最大的。”

    “再则就是中午吃完饭之后的午间休息,这时候校方的保安和训导主任会像崩紧了的弓弦,在各个休息室之间游荡,为了防止这些终日淫乐无度的富家公子们躲在休息室乱搞。”

    “最后是晚上放学的时候,老师们都离开学校准备下班,学生们也会回休息室更衣回家,整个学校就是这个时候最为无序,换做我安排精彩节目的话,这个机会不容错过!”

    孟凛松了一口气确定了自己判断,将钉锤搁在休息室床上的毛毯里,换上衣服去教室。

    休息室且只有训导主任和每个学生自己有钥匙,钉锤在那儿绝对安全,相信不会有人把它带走,真的在那个时间出事的话,孟凛反而会多出一种让对方出奇不意的意外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