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重燃2003 > 17、《魂断蓝桥》
    休息室如以往那样,被打扫得干干净净,焕然一新。

    当时变形的衣柜,同样完全恢复原样,孟凛仔细看过后,这是一个新的衣柜。

    “敌在暗我在明,只能见招拆招,其他想再多也没用。”

    孟凛将书包扔在床上,开始换衣服,今天什么也没带,他很清楚,就算自己把家里工人用的大锤扛来,也没用。

    若是再发生类似之事,所有准备都是徒劳,毕竟自己终究是一个十七岁的高中生身体素质!

    孟凛不动声色回到教室,唯一不同的是,李鹤轩没来学校。

    贺珊笑吟吟迎了上来,“你好懒,老是快上课了才来学校。”

    “因为最后出场的会是主角。”孟凛笑嘻嘻的打量贺珊,今儿贺珊画了点淡妆,掩盖鼻翼周围一些小雀斑,颜值上升了几分。

    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

    孟凛最近与她走得近,她应该是特意将自己打扮得更精致。

    “那我下次也晚点来学校,我能做女主角么。”贺珊眼中罕见的闪过一丝希冀,话中有话。

    这是一道送分题!

    被套路的孟凛心中没在意,他是谁啊!诚实可靠小郎君。

    “那让你当女主角呗,大明星,给我签个名怎么样,我睡觉天天抱着它睡。”孟凛揶揄笑道。

    “讨厌。”贺珊嗔怪的轻轻打了一下孟凛,力道和饶痒痒差不多。

    “李鹤轩呢?”孟凛漫不经心的问着。

    “不知道。”贺珊四下瞅了瞅:“他以前来得好早,可今天还没来,只怕会请假了。”

    孟凛同时注意到教室里一个重要角色没来。

    就是何解儿!

    孟凛待开口询问之际,只见何解儿与她另外俩个形不离的死党孟雁仪、周涵易,大摇大摆进入教室。

    “咒怨电影真吓人呢,以后我可不会再看了,你俩呀别拉着我了。”何解儿一直在说说笑笑,但是一瞅到孟凛,脸色唰沉下,她冷冷回到自己座位。

    孟雁仪、周涵易同仇敌忾,冷眼扫视孟凛一眼,默默分开。

    “叮铃铃”上课玲响了。

    孟凛淡淡坐在座位,暗自揣测何解儿的刚才表情变化,骤然,一个念头在脑海转瞬即逝。

    “莫非钟如枫叫人修理我,她也有份?李鹤轩只不过是她的棋子?”

    孟凛霍然醒悟,他一直怀疑像钟如枫这样的人,怎么会因为李鹤轩有头无脑的角色对自己大动干戈,里面绝对有猫腻,而幕后真正的黑手,极大可能是有仇必报的何解儿!

    她一直在操纵这件事,有待商榷,但是可能性绝对不小!

    “我和她到底有什么恩怨。”孟凛颇为伤脑筋,一切的源头,便是自己没有继承身体的记忆,不然以他的手段,不说什么恩怨都能了结,起码不至于毫无头绪的被人报复。

    孟凛这时用手托着腮,目光越过众多学生,看向靠窗位置,正儿八经捧着课本的何解儿,仔仔细细凝视起她来。

    她精致瓜子脸,极为耐看,属于百看不厌的类型。

    并且不像明星那种,乍一看很漂亮,看久了便容易产生视觉疲劳。

    何解儿如同一株罂粟花,越是盯着她端详,便越是容易沉迷其中,美人,美人,自古至今都是稀罕物。

    更何况。

    她又是何氏千金呢,说是从小到大的金枝绿叶也不为过。

    “美人之胜于花者,解语也。”孟凛低语了一句,“若有机会,解开与她的矛盾是最好的,任谁被一个大美女恨得牙痒痒都不好受。”

    孟凛并不知晓何解儿眼角余光,一直停留在他身上。

    见孟凛直勾勾看不个停,何解儿不免一愣,霎时,肩膀因此轻轻的一耸,鼻子发出了一声嘲讽的冷笑。

    上午平静渡过。

    李鹤轩没来上课,消失的无影无踪,孟凛猜他意志完全被打垮了,不来上学一定是他自己的主意。

    如果李鹤轩昨天去过孟凛的休息室,那里面的一幕肯定让他终生难忘,三观尽毁。

    中饭时,孟凛心情不错,反正不知晓接下来钟如枫与何解儿还会怎么整他,不如放松心态,以良好的姿态,去迎接接随时会出现的“精彩”节目。

    照如今情形来看,类似昨晚那样的事,都可以被他们摆平。

    那么,对孟凛来说,什么时候都不能保证是安全,能做的就是尽量轻松表现,打打心理牌,因为你越无所谓,对方就越没底,也就越不敢轻举枉动!

    干饭过程中,孟凛与黏人的贺珊说着悄悄话,对付不谙世事的迷妹,孟凛几乎游刃有余。

    几个幽默段子太下饭,贺珊乐的咯咯娇笑,连隔壁桌的赵浅浅注意力逐渐吸引过来。

    赵浅浅径直端着银器餐具,移到三人桌,与贺珊笑了笑打了个招呼,忽然幽静嗓音征询出声,“孟凛,你的病完全好了,不过我看过你的作业,不仅答案莫名其妙,连字体也变差了,怎么回事?”

    赵浅浅身为班级学习委员,她关心孟凛的学习,属于份内的事,贺珊也不能说什么。

    “不知道,只是出车祸之后,我觉得我把什么都给弄忘了,隐隐约约只记得一些初中题目。”孟凛对这位好心姑娘,映象一直不错,老老实实回答。

    赵浅浅同情心泛滥,挽着贺珊胳膊,酝酿片刻,商量道:“要不这样,珊珊,我们有时间一起辅导他一下吧,孟凛情况不理想噢,他需要帮助。”

    贺珊面对建议极为高兴,“赵浅浅你想得真周到,其实我挺担心孟凛的现状,你看他什么都撞忘了,那么,我们什么时候开始?”

    “你说呢?”赵浅浅用弯弯眼眸,征求孟凛的意见。

    孟凛没意见,成绩不理想,面上也无光,也不知道父母有要求没。

    既然俩位女同学做辅导员,孟凛欣然接受了,“我无所谓,只要你们有时间,要不就周日晚上,去哪儿,你们家还是我家?”

    “要是方便的话,就去我家吧,因为我爸不太放心我出门,如果偶尔一天也无所谓,经常性的话他不会答应的,如果要长时间而固定的辅导,就去我家!”

    贺珊不及反应,就被赵浅浅越俎代庖,虽然悻然,不过她没有多想,只能点头了事。

    孟凛则没有异议。

    干完饭,走到男女生休息室分岔的地方,孟凛朝俩女笑了笑,各自道别。

    吹着口哨朝休息室走去,蓦地,孟凛感受到一道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举目望去,女生休息室二楼,何解儿斜靠在护栏,面色没什么情绪,待看到孟凛注意到她,骤然转身消失。

    “也不知道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夜不成眠啊!”

    孟凛腹诽一句,打开休息室,先看了一下里面没什么异样才进去,反锁上门。

    “室内通风效果不错,不会轻易因为煤气而莫名其妙的挂掉。”孟凛松了口气,好好睡一觉养好精神再说。

    休息过后,洗过脸,回到教室坐位。

    孟凛惊讶发现,贺珊与赵浅浅,忽然之间亲热了很多,而且俩人看到自己进去,就一起对自己露出甜甜笑容。

    “女人之间的友谊,真是让人莫名其妙。”孟凛心底咕哝,完全没意识到“桃花运”竟然远远不止如此。

    上课前,贵族圈班级里,最富有女人风情气质的叶狐菀,破天荒携带一股诱人扑鼻香风走来。

    叶狐菀面如桃花,涂着鲜艳口红的朱唇轻启:“孟凛,你有圆规么?”

    孟凛淡淡望着裹着白丝袜美腿的叶狐菀。

    找人借文具的事情极少发生,因为每个人家里大都有佣人,每天书包都专门有人清理,如圆规这种小文具,就是普通家庭都买得起,而叶狐菀一个大家闺秀,肯定不会莫名其妙的缺这玩意。

    那么,目的只有一个,叶狐菀想接近自己!

    “喏,拿去。”孟凛不动声色的在书包里找到圆规递给了她。

    叶狐菀接过没有离开,她饶有兴致的扫视着孟凛,穿着时髦超短裤的臀儿,一挪干脆坐到孟凛对面的那张桌上,嗓音滑腻似酥,“那么久了,你借我的那本《魂断蓝桥》还没看完么?”

    我有借过你这本书吗?孟凛冒起几个问号,有些莫名其妙。

    孟凛目光转移到她脸上,想要辨别真假可能性,结果,风情万种的女同学,竟好似配合孟凛审视目光,有意无意的将她并拢的凝脂美腿,稍微微的分开了一下。

    动作很细微,其他同学注意力不在这里,并未发现异样。

    孟凛就不同了,他一直盯着善者不来来者不善的叶狐菀,下意识朝美腿寻目望去。

    “卧槽!”

    这谁顶得住!

    孟凛脑子就是一热,单手闭住鼻子,险些喷出鼻血。

    叶狐菀这才放过窘态的孟凛,她得意洋洋的桌上跳下,千娇百媚的嘱咐:“记得还我书咯,那可是我爸替我从美国带回来,有作者签名的珍藏版,很珍贵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