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人山麻鬼 > 第十四章 寒夜剑雨
    “雨凛,过来,来爷爷这边。”夜蛮招呼着夜雨凛。

    夜雨凛来到了他的跟前。

    夜蛮道,“把手递过来。”

    他伸过去了右手。

    夜蛮看了看他,平静道,“你会运作你身体里的气,对吧?雨凛。”

    他点了点头。

    夜蛮微微笑道,“现在,你尝试运作你的气,全力发功冲击我的手。”

    夜雨凛有些不解。

    “别担心,雨凛。我是想看看,你现在的状态。我说发力,你就发力。”

    其实,夜蛮大可直接运作自身的灵力,进入雨凛的经脉,以此来判断雨凛是否真的进入了练气期。但,那样做可能会让雨凛产生被入侵的感觉,会让他感觉不适。所以夜蛮打算,用灵力相互碰撞的方法来判断雨凛的层次。

    说实话,自昨天智善跟他说,雨凛用灵气为小兔子驱毒后,他便一直想看看雨凛到了什么练气期的什么层次。

    夜雨凛点了点头,“我知道了,爷爷。”

    “发功。”

    “发功。”

    “发功。”

    每一次雨凛发功,夜蛮的面部表情就越吃惊,是不可思议、是开心。

    最后,夜蛮大笑了起来。

    “不可思议,不可思议啊,哈哈。”

    夜中武、白雪很是懵圈,怎么回事?

    “雨凛,毫无疑问已经进入到练气期了。”夜蛮拍了拍雨凛的肩膀,用一种欣喜的眼光看着雨凛,“而且,他现在是练气巅峰。”

    白雪并没有太大反应,那是她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但,夜中武就不一样了。他夸张的看着雨凛,但随后又释然地笑了。仿佛,雨凛表现如此也很正常。

    夜蛮只觉得,他这个孙子可是越来越‘惊喜’了。接着,他从背后掏出了一本书。

    “这是?”夜中武惊讶道,“父亲,这是您手抄的【寒夜剑雨】?”

    没错,这正是夜家独门武技--【寒夜剑雨】。

    “嗯,确实是我手写的。”,夜蛮淡然道,“我早就写好了三本。他们,每个人都有一份。”

    作为他们爷爷,夜蛮早就想好了送给他们的礼物了。

    他们毕竟都是夜家的血脉啊,夜家的武技自然是不能丢掉的。老祖宗留下来的,不管在哪里也不能荒废咯。

    这【寒夜剑雨】,是夜家的独门武技。荒莽极地这弹丸之地,有没有武技都是个问题,暂且不拿他比较。就是将它放在灵虚国、放在百圣大陆,它也算是一流的武技了。

    “雨凛,还不谢过你爷爷。”夜中武拍了一下夜雨凛。

    夜雨凛忙接过书来,毕恭毕敬地谢道,“多谢爷爷。”

    夜蛮看着现在的雨凛,心中十分哀婉。可惜了雨凛这孩子,若是在外界,他就算是想问鼎世界,也不是没有可能。但,现在他却囚身于这荒莽之地,简直就是天妒英才啊。

    “我也替雨凛,谢谢您老人家了。”夜中武嘿嘿笑道,“说实话啊,其实我也曾有写它的想法。但是我,学艺不精,怕丢了老祖宗的脸。”

    他又挠了挠脑袋,“您老人家写的这个,不用看,绝对是纯粹精华。”

    夜雨凛拿着手里的书,大致翻了几页。书里面除了文字,竟然还有些小人的画像。一招一式,注解详细。

    夜蛮哼的笑了一下,“你还有脸说了,老祖宗的东西你怕是快放下完了。”

    夜中武显得十分委屈,“哪有,父亲你问雨凛。我,哪一天没练剑?”

    夜雨凛忍不住笑了一下,这是他见过为数不多的场景。

    自夜雨凛有自我意识的时候,夜中武就开始训练他,一岁比一岁严格。夜雨凛,自知夜中武是对他好,便从小乖巧听话。严肃惯了他,突然让他撒娇的话,他还真不好意思做出来。

    夜蛮瞄了一眼笑着的雨凛,便嘴角勾勒了一弧微笑,“雨凛你可莫怕你父亲,他要是对你不好。你跟我说,我教训他。”

    夜雨凛笑着摇了摇头,“没有的事,爷爷。”

    听到夜雨凛的回答,夜中武不觉松了口气,“父亲,正好今日也没什么事,不如你教教雨凛吧。”

    夜蛮道,“我正有此意。”

    夜雨凛一听夜蛮要教他,他自是高兴不已。他可是见识过爷爷的强大的,没想到有朝一日竟真的可以跟爷爷学习。

    他们来到了夜家后院的树林,

    夜蛮看着夜雨凛,

    “其实你父亲严格要求你锻炼身体,也不是不能理解。”

    夜雨凛点了点头道,“我知道,父亲对我说,是为了让我在遇到危险的时候有更多自救的机会。”

    夜蛮摇了摇头,道,“不全然是,你知道为什么我在此之前为什么不教授与你【寒夜剑雨】吗?”

    夜雨凛撇了撇嘴,微皱眉头,面露不解。

    夜蛮笑了笑,“想要学习【寒夜剑雨】,到达练气期是最低要求,对身体的要求也比较严格。”

    夜雨凛这才恍然大悟,茅塞顿开。

    “现在,我给你演示一下【寒夜剑雨】的几个招式,你且看好。”

    只见,夜蛮从地上捡了一根较为笔直树枝。他试着甩了几下,嗯,可以用。

    他当即运作灵气,覆盖在了那树枝上。他又试着甩了几下,树枝划过之处,空气明显有些震动。

    “【寒夜剑雨】第一式:剑雨疾雷。”

    夜蛮手中的树枝好像化作了迅疾的闪电,包裹树枝的灵力也好像变成了蓝色的雷霆。夜蛮挥动之中,好像雷龙胫出,迅猛而又华丽。这一击若是打在树上,怕是树都要倒下。

    夜雨凛看的出神,一根树枝竟也可以如此凌厉。

    夜蛮接着挥动了第二式,“第二式:剑雨跳珠。”

    他收回树枝,蜷紧右臂、右手紧握树枝底部,左臂弯弧、半合左掌推着右手,蓄力待发。他猛地向前推动左掌,树枝上的灵力就好似弹珠一般,朝外崩了出去。一颗颗‘灵珠’,崩到了树干上。树干,瞬间炸裂开来。树干上的炸纹,就仿佛是弹珠造成的一般。

    在第二式挥动的过程中,夜蛮手中的树枝断了。

    “果然,树枝也就如此了。”夜中武叹息道,说实话,父亲能用树枝练到第二式已经不错了。

    像树枝这般易折的东西,哪能经得起剧烈的挥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