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古今纪元 > 第一章 莽荒大地
    昏暗天边,当最后一丝夕阳的余晖渐渐消逝,没入黑暗之中。

    蒙蒙亮的天空中,一轮明月升腾而起,皎洁的月辉不断洒落,化作朦胧的轻纱点亮了漆黑的长夜,为山河大地,点缀仅有的一丝暖意。

    青山城外,蛮荒大山深处,白色云雾缭绕,山脉高耸连绵成片,一座又一座此起彼伏。

    抬头仰望,几处山峦半山腰处,有白色浪花翻涌,化作银白匹链滚滚而落,从崖壁断口处飞洒倾泻而下,在月光的映衬下光芒湛湛。

    轰隆隆,瀑布汹涌如星河垂落,砸入山涧,拍击在大山谷底的河岸畔,不时发出震耳欲聋的哗哗声,在那剧烈的冲击下,整片峡谷不断有白色水雾升起,化作朦胧的雾气,显得群山越发神秘高远起来。

    山脉周围,绿树成荫,成片的参天巨树扎根,连绵数十万里不止,一眼望去青松翠柳随风摇动,碧绿的枝叶在月辉的折射下,晶莹剔透生机盎然,如同美玉雕琢。

    古树下,数尺长的青草随风摇曳,随处可见的粗大老藤横亘在林间,似蛟蛇一样彼此间相互环绕与纠缠。

    呼……

    突然间,一阵狂风呼啸而过,山脉间围绕的朦胧雾霭,徐徐间被吹散了一角,显露出种种独属于蛮荒丛林的真实景象。

    高空,只见数道黑色身影于昏暗的丛林上空横行而过,匆匆一瞥,竟然是几只怪鸟,它们身躯庞大,浑身遍布银白色的羽毛,在月光的折射下泛起金属般的光泽,羽翼伸展时如同阴云,在地面投下大片的阴影,庞大的羽翼轻轻扇动更是狂风大作,转瞬没入云端尽头不见了踪影。

    一座小山上,古木狼林的山脉中,一头五六米高,浑身血红的暴猿突然暴躁起来,它突然人立而起,双拳擂动胸膛,从地面重重一跃,腾入空中数十米,磨盘般的巨大手掌轮动间淡红色光芒缭绕,带着破空之声,狠狠地向着不远处的一处地面拍去。

    轰隆,巨响传来,血色暴猿从天而降,巨大手掌拍击处,坚硬的山石被砸的崩裂出道道裂缝,而后轰然坍塌,显露出一个黝黑的大洞,一只通体碧绿,能有水缸大小的狰狞蜘蛛从地下裸露了出来,碧玉抱脸蛛,一种十分强大的凶兽,可惜它今天明显挑错了猎物。

    只见它硕大的头颅被打的四分五裂,墨绿色的液体混合着内脏洒落一地,暴猿观察了片刻后,伸出粗大的手臂一把将其抓起,消失在丛林深处。

    跑,跑,快逃啊,漆黑的夜空下,几道呼喝声在丛林中响起。

    大荒外围,一处清净秀丽的山脉边缘,不知为何突然间尘土飞扬起来,成片的参天古树簌簌摇动,翠绿的枝叶纷飞。

    都跟上,快,人群中有人不断催促,语气中带着喘息与惊恐,只见一群衣衫褴褛的狼狈身影,在山脉中发足狂奔,所有人手中都紧握着不同的金属兵器,或刀剑长枪,或是合金弓弩等不一而足。

    夏羽手持一杆长矛,神情憔悴混在人群之中,他的额头满是汗水,脸色亦有些苍白,灵动的双目中带着一丝惊恐,不时的扫视周围,小心谨慎的观察着四周,人群中或老或小都带着一些伤势,且不时有斑斑血迹溢出,可哪怕如此,却无一人开口想要停留休息半分。

    夜幕下,在众人身后不远处大地颤动尘土飞扬,一道狰狞的恐怖身影极速而来,在林中疯狂穿行游动,追逐着众人。

    救救,就我,救,人群最后面一位腿部受伤的老者突然摔倒,因为惊吓而不断嘶吼求救,夏羽回头,透过月光,惊鸿一瞥间只觉得浑身发颤,一股透体的寒意直冲心头,让夏羽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这竟然是一只蛮荒异种,飞天蜈,它整体蜿蜒而斜长,通体呈现紫黑色,背后生有四对银白色的雪亮双翼,散发幽幽光晕。

    体长将近六七米,能有水缸粗细,口器森然而摄人,不断流淌着毒液,其身下长着密密麻麻如同镰刀一般的锋利触足,在月色的折射下,泛着冷冽的寒芒。

    此时它横冲直撞,极速而来,冲入人群之中。

    啊,有人惨叫,几个落在最后方的男女,见逃跑无望,就想奋起反抗,结果直接刚刚驻足,还没来得及转身,就被撞的如同破布娃娃一样横飞出去近百米远,而后在空中轰然解体,爆碎开来,化成了几团碎肉。

    救救我,求求你们,救救我,不要丢下我,我不想死,呜呜呜。

    人群中一位身着紫色长裙的妙龄少女,忍不住惊呼出声,她被盯上了,望着那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恐怖身影,紫衣少女整个人都有些崩溃了,明媚的眸子中满惊恐与绝望,眼中泛起了丝丝水雾,不断的对着身前的众人呼救,言语间带着一种哀怨与乞求。

    面对少女的呼救声,众人相顾无言,皆是冷眼旁观不为所动,现在他们自己都自顾不暇,生死难料,随时都有可能丢掉性命,哪有人会去管别人死活,不落井下石都算不错了,什么狗屁英雄救美,生死关头其它皆虚妄。

    人群中,几位清秀稚嫩少年回头,望向那个身躯不断颤抖,显得楚楚可怜的妙龄女孩时,眼中闪过一缕不忍之色。

    啊,尖锐的惨叫响起,又在瞬间戛然而止,血光迸溅,飞天蜈背后银白翅膀煽动,空气暴鸣。

    它骤然间加速,紫衣少女与就近的几人呆立当场,转瞬就被横冲而来的飞天蜈那寒芒耀目的触足擦到了身躯,结果显而易见,几人瞬息间就被拦腰斩断成了数截,残破的躯体连带着部分内脏在空中停留了片刻,而后向下坠去。

    咔嚓,残躯体还没着地就被狰狞巨口吞如腹中,残存的血浆与碎骨茬子溅射了一地,如此血腥而残暴的画面,让众人都微微一怔,脸色越发的惨白起来。

    这样不行啊,要不我们分开逃吧,这孽畜只有一个,以它的速度,咱们聚在一起根本逃脱不了,所有的人都只能惨死。

    唯有分散,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一位看上去人高马大的中年男子说道,他突然开口提出来了自己的意见,而后突然拔出长剑,向着就近几人的斩去。

    你,林岩你在干什么,你该死啊,中年男子身后几人惊怒不以,可还没来得及呵斥,那名叫林岩的壮汉不等众人反应,直接脱离众人,只见他身上忽然闪过一层的淡淡光晕,化作一道流光极速的向着另一个方向窜了出去,速度之快让人咋舌。

    其他人见状,面面相觑,随后又有几人意动,向着身旁众人攻击,而后脱离了大部队,化鸟兽般四散离去。

    当当当,飞天蜈身影蜿蜒,如同金属的触足游动时,划在林间山石上叮当作响,刺耳的金铁交击声不断,在地上擦出一串火花,它望着那冲出人群想要分散逃离的几位男子,血红的眼睛中闪过一抹诡异的戏谑之色。

    呼,它张开森然巨口,一团令人心悸的黑色能量被喷出,化作数道乌黑光束,如同离弦之箭一般向着那几人飞去,嗤嗤嗤,青烟袅袅,几个想要分散逃离的男子与老者先后被乌光射中,而后如同阳光下的冰雪般,整个被分解开来,尸骨无存。

    完了,我们都要死,所有人都要死,见到这一幕,剩余的所有人都傻眼了,有人崩溃的痛哭流涕,有人绝望的哀叹,这还怎么逃。

    这个级别的强大蛮荒凶兽,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这里才对,它在山脉深处都应该算得上一方霸主,可以统御一地而称王。

    可此时,它竟然从大山深处走了出来,来到了这片边缘地带,且横亘在所有人面前,那庞大躯体挡住了所有人的生路。

    走,快点离开这里,就在众人微微失神哀叹时。一道充满威严的喝吼声响起,那是当前人群中仅存的两位老者之一。

    他须发皆白,此时缓缓的停下了移动的脚步,挡在了众人身后。佝偻的身体不知为何逐渐绷得笔直,像是有一股力量在体内凝聚,让他浑浊的眼睛都变的清明犀利起来,数百斤合金阔剑被他轻松单臂擎在手中。

    接着,此物不容有失,老者从怀中取出一个古朴的兽皮包裹掷出,扔给了人群中一位背着金属大弓的中年男子。

    四叔公,你,背负金属大弓的中年男子开口,看着接在手中的兽皮包裹,他眼睛微微有些发红,似乎猜到了老者接下来想要做什么,身形猛的一滞就要往回冲,想要阻止。

    滚啊,老者豁的回头,满头白色发丝飞舞,双目圆瞪,像是一头发怒的老狮子般,冲着中年男子大骂了一句,而后不在管他。

    杀,老者长啸,眼中精光闪烁,一缕缕的金色神辉从体内飞出,游走在他周身,将他全身染成金色,而后主动冲向了迎面而来的飞天蜈。

    直到这时众人才回过神来,有人望向老者,有人望向中年男子手中的那个兽皮包裹,眼中皆有些莫名神色一闪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