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里仙玄 > 第八章 斩黑蛟
    “前……进……”那镇长一听到风劫渝的话,也是眼冒金星,只觉得脑袋一空,便昏了过去。

    陈建侯却是异常坦然地接受了这个命令,只是行了个礼:“是。”

    风劫渝朝他笑了笑,他很感慨,在这种如同天人交战一般的大场面前,还有一个能撑得住的人存在,要是陈建侯也不行了的话,他也就只能把这艘船还有一行凡人留在这里了。

    陈建侯迅速回到船长室,传达了全速前进的命令。虽然一众水手们对外面发生了什么不知情,但也能隐约感觉到危险,可尽管如此,风大人还在船上便能让他们安下心来,而如今船长也下了命令,众人也更是毫无顾虑地卖力干活,仙玄号立刻加起了马力,朝着那黑龙所在的海面一往无前。

    而那黑龙,其实也不是真的龙族。

    甲板上,风劫渝双手叉腰,仰视着那海面上的庞然大物,原本的晕船似乎对现在的他毫无影响。

    他打了个响指,那晕在甲板上的李瑞新和镇长两人便被传送到了船舱的床上,浑浑噩噩地昏迷着。

    而在甲板上比冒雨叉腰的风劫渝更有存在感的,则是一旁散发着冲天蓝光的明日妍,那平日满是笑脸的淘气孩子,如今却是冷漠的让人感到害怕,只有冲天的法力能让人感受到她滔天的怒气。

    风劫渝看了一眼远处摇荡着身子的“黑龙”,平静地说道:“这不是什么龙,而是一头蛟,甚至,这头蛟也不是什么完全的东西,而是无数冤灵汇聚成的尸体——黑蛟。这些记忆和知识,你比我更清楚。”

    明日妍不说话,只是冷冷地看着那条黑蛟,杀意毫无保留地散发着,周围的海浪竟是被这杀意硬生生地冲散,化为风雨中的一片涟漪。然而,明日妍却流泪了。

    无数悲痛的回忆闪过她的脑海,那是一座海底里的宫殿,一个雄伟而令人战栗的白色身影,一个虚弱而让人幸福的蓝色身影,一个拿着屠刀的黑色身影,一个逐渐死去的、名叫母亲的人。

    “为什么……明明……明明我已经把他杀了……”说着说着,明日妍红了眼角,“我明明……帮母亲报了仇……”

    “可为什么……那个人的罪孽还在那里……”明日妍抽了抽鼻子,努力让眼泪不落下来,过了一会儿,才平复了心情,美眸重新露出了坚决:“如果那家伙还活着,我便再杀他一次,如果再活了,我就再杀他一次,只是现在,我决不允许他侮辱我的母亲!”

    说着,明日妍便腾空而起,浑身缠绕着蓝色圣光,龙鸣之间,四方沧海仿佛受到了某种召唤,纷纷朝着明日妍奔涌而来,飞上天空,彼此相连,须臾之间,苍穹下出现了一个由海水组成的玄妙大阵。

    阵法之中,洋流奔涌,龙吟不断,周围的虚空都感受到了震颤而扭曲了起来,而处于阵眼中间的明日妍张开白玉双臂,浩荡的法力源源不断得注入法阵之中,使得整个法阵在阴云密布的天地中愈发光亮,如同太阳一般熠熠生辉起来。

    而那对面的黑蛟也感受到了来自不远处的巨大威胁,一声怒吼,拖着满是散发着怨气的尸体群所拼凑而成的肉身行尸走肉一般冲向明日妍。

    只见一道黑雷从天而降,自黑蛟轰入海中,随即海面下涌现出一片又一片墨绿色的气息,连接成了一个诡谲怪异的法阵,将怨气不断涌入黑蛟体内。

    风劫渝皱了皱眉头:“那个畜生……到底杀了多少人才凑来啊……”

    风无相教给风劫渝的,不只有这个世界的常识和旧世界的知识,还有者风无相创立的法术应用结构——法阵,天上的明日妍所构筑的,便是风劫渝交给她的水系法阵“沧海归元阵”,而眼前黑蛟身体下涌着墨绿光芒的法阵风劫渝也是知道的。

    “百劫削魂魔阵……”风劫渝喃喃道,心头竟是一疼。

    这百劫削魂魔阵,并非以法力为维系,而是以人血为源头,将至少三千人以凌迟之刑杀死,使其心怀怨念,随后用巫术将亡灵们的怨念收集起来,送入另外三千活人的体内,使其体爆而亡,再将满是怨气的血肉沉入海中,祸害无数海中生物,让它们的尸体汇聚成一个随着黑蛟移动的海上法阵,让其不断从中汲取能量。

    残忍、无情!

    能做出这种事的畜生,怎能被称为人?虽然那家伙确实不是人,但无论他是什么,都不应活在这个世上,只要他活着,无数生灵便要涂炭,无数血脉就会断绝,日月暴怒,人神共愤!

    风劫渝本想不出手的,这黑蛟理应交给明日妍自己来解决,但事到如今,且不说那百劫削魂魔阵有多大威胁,便是为了那无数被屠杀的生灵,风劫渝也要出手!

    这么想着,风劫渝抬起左手,食指与中指并拢,指尖浮现出一抹白光,随后便凭空画出了一个又一个极其复杂而玄妙的法阵,那黑蛟每向前动一下,便有一股怨气进入它的体内;而风劫渝面前也又出来了上百个法阵;而天上的明日妍额头也冒出了汗,她的身后,沧海归元阵已经汇聚了周围无数的海水,以明日妍为中心,周围的海面上竟然硬生生凹出了一个大坑,无数的海水正奔涌着填补空缺,而更多的海水还在源源不断地汇聚到法阵之中。

    黑蛟愈发靠近,浑身散发的腐臭的怨灵气息使得海船动荡不已,陈建侯依然冷静地对着水手们下令,这艘仙玄号不大,水手也不多,但差船上有着风劫渝,也有明日妍,即便两人不需要船只,但只要他们没有下令抛弃仙玄号,陈建侯便一刻也不会退缩,现在他一边下令,一边和水手们一起努力抗衡着汹涌的波涛。

    双方越靠越近,终于,当黑蛟的百劫削魂魔阵沾染到了仙玄号时,双方终于打了起来。

    伴随着冲天的咆哮,黑蛟口中酝酿已久毁灭气息夹杂着无数怨灵的冲击势不可挡地直指处于法阵阵眼的明日妍。

    而此刻的明日妍双眼已经冰蓝如玉,白皙的脸庞上面无表情,便是连疯狂的风暴也在此刻停止了,她只是轻轻地叹了口气,身后的法阵便如同溃堤之坝一般欢呼雀跃地一涌而出。

    无数的海水化作一柄又一柄利剑,散发出睥睨天下的霸王气息,一把,十把,一百把,一千把,一万把,十万,百万,千万,亿……几十亿把蕴含着滔天法力的利剑齐齐刺向黑蛟,所散发的光芒划破了阴霾与暴雨,剑气便已经将天划破了开来。

    伴随着阳光射入海上,明日妍美丽的湛蓝色长发因法力得澎湃而飘荡着,在阳光下散发着七彩光泽,而那隐隐的龙吟也越发响亮,终究是真切地响彻在这茫茫大海之上。

    亿万利剑与那怨灵冲击轰杀在了一起,无数的利剑碰见那危险的冲击便腐化,然而更多的利剑仍然刺了上去,而那怨灵的冲击也源源不断地从魔阵里汲取能量,肆虐地轰杀着。

    两招相撞之间,空间破碎,无论是法力,还是怨灵,都被卷入无尽的空洞之中。

    而那冠绝天下的战斗,似乎还要持续无数时间,但在双方下面仙玄号确实将要抵抗不住,本就竭尽全力抵抗风浪的他们却是雪上加霜,在怨灵和海水的双重冲击下摇摇欲坠。

    “结。”就在这时,风劫渝淡淡地开了口,收了手。面前上亿个玄妙无比的法阵霎时间消失,随后出现在百劫削魂魔阵四周,从前到后,从水下到空中,包围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法球。

    “安息吧。”无数个法阵彼此连接,随后化为了三十九个巨型法阵,圣洁的光芒呼之欲出,光芒所到之处,无数怨灵都瞬间被净化,无数灵魂发出了感谢的声音,随后消失在天空,而那原本凶光闪烁的百劫削魂魔阵却是渐渐萎靡,失去了声势。

    风劫渝平静地看着无数净化的灵魂,一个有一个净化的圣光如同一盏盏孔明灯一般,温暖而幸福地升上空中,汇成一片圣洁的灯海,随后消失殆尽。这是他唯一能为这些亡灵们能做的事情了。

    而下方的变化影响到了上方的战斗,原本僵持不下双方,却因为百劫削魂魔阵的破坏,使得黑蛟的力量大减。

    无数的利剑不断地穿破黑蛟那越发虚弱的冲击,刺向尸体拼凑而成的外表,而每刺到一具尸体的腐肉,便有一个灵魂得到了解放,化成了蓝色的荧光消失。

    一柄又一柄利剑解放了一个又一个灵魂,天上蓝色的荧光与海上白色的光海遥相呼应,而那黑蛟则在这温暖的呼应下发出哀鸣,逐渐力竭。

    当最后一个灵魂感激着消失之后,一具奄奄一息的龙骨出现在视野之内,它丑陋地扭动着,似乎在做着最后的挣扎。

    风劫渝有些担心地看了明日妍一眼,明日妍却是温柔地笑了笑,示意他不必顾虑。随后平和地看着面前的龙骨,眼眸微动,无数的利剑凝聚成一柄巨剑,而后,划过龙骨的躯干。

    一阵哀鸣之后,那龙骨却渐渐平和了下来,最终安详地沉入海里,化为海洋的一部分。

    而明日妍也喃喃道:“安息吧,母亲。”

    风雨和海浪一道停了,陈建成走出船舱,发现晴空万里,海面平静地流动着,似乎刚才的一切都没发生,他看到了从天上下来的明日妍跳进风劫渝怀里,而后者则敲了敲她的脑袋。

    而那海河镇,也已经在眼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