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怪物的我被救赎 > 第十二章 孤儿
    面对提着面粉伺机待发的叶晴,饶是艾凉一向冷静也有些兜不住。

    你这警惕心强的有些过分了吧?

    “这是我的公民卡,我不是本地人,昨天才刚到这座城市。”

    艾凉掏出自己的公民卡,把大拇指按在上面进行指纹验证。

    亚联的所有公民卡都带有这项功能,这样可以有效防止公民卡被冒用。

    至于伪造公民卡,这条罪行甚至比贩卖枪支的罪行还严重,逮住了直接二十年起步,根据伪造数量,最高可判死刑。

    而且公民卡极难仿制,没技术的仿制不出来,有技术的不敢做,因为利润不大,还容易惹得一身骚。

    叶晴接过公民卡,先是看了看上面的头像,又看看艾凉,在瞥到年龄那一块儿时,明显放松了不少。

    “嗨,看着人高马大的,原来你才十五啊。”

    叶晴笑嘻嘻的把面粉放到脚边:“抱歉抱歉,我把你当跟踪狂了,还以为你潜伏在我家门口图谋不轨呢。”

    “一般来说,跟踪狂不会光明正大的站在这么显眼的地方吧……”

    “那是你们内华市,千花市最近的治安越来越差,各种牛鬼蛇神都跑出来了。”叶晴没有急着上楼,而是靠着墙和艾凉闲聊了起来。

    “你在这租房子,是打算在千花玩一个暑假吗?真羡慕你啊,不像我每天还要去超市打工。”

    叶晴似乎是放下戒备,对着艾凉打开话匣子。

    “并不是,我是到这里上学,想找个落脚点。”

    艾凉看着叶晴俊俏脸蛋轻声回答道。

    “上学?好巧啊,我也是刚升学的学生,你是哪个学校的,说不定我们还是同学呢。”

    叶晴听到艾凉是来千花市上学的学生后,顿时来了兴趣。

    她的脸上带着惊喜,灵动的双眼中波光流转,仿佛有一轮皎月印在其中。

    “千花实验中学......你呢?”

    艾凉开口的时候顿了顿,毕竟千花实验中学是重点学校,如果叶晴成绩不好的话就有点尴尬了。

    叶晴的眼睛像是蝴蝶的翅膀,呼哧呼哧的眨着:“太巧了吧!我也是诶,我是重点班,你不会也是吧?”

    路边随手救了个帅哥,结果那个人不仅是是自己的邻居,还是开学后的同学。

    这种剧情像极了某些少女漫画的情节,巧的一点也不真实。

    “重点班是免学费拿奖学金吗,是的话那应该没错了。”

    艾凉也有点意外,他本以为这是一个喜欢玩乐、较为独立的顽皮少女,没想到居然是自己同学,而且光看外表和气质,很难想象她是重点班的优等生。

    “哈哈,还真有这么巧的事……总感觉你的眼神很失礼诶,虽然我也知道,我这性格看上去就不像那种闷头学习的书呆子啦,但谁让我是天才呢。”

    叶晴十分骄傲的抬起头,话虽然说得很嚣张,但并不会让人反感,反而会有一种干了好事,摇着尾巴向主人邀功的狗狗的既视感。

    “看来我就是你口中的那种书呆子。”艾凉难得开了个玩笑。

    毕竟两人还不熟悉,如果自己一直冷着个脸,造成误会就不太好了。

    同学关系处理不好没什么问题,但邻里关系还是要在意一下的,他可不想让邻居,整天在背后念叨自己是面瘫。

    而且艾凉现在的心情确实挺不错。

    “不不不,光是你的长相就和书呆子完全不搭边,我从来没见过比你还好看的人,嗯,除了我自己。”

    叶晴一边摆动着双手双手否认,一边对艾凉的相貌评头论足。

    既夸赞了艾凉长得帅,在说法上又不会让人反感,可以看的出来,她的情商不低。

    “你就不怀疑一下吗……万一我真是对你图谋不轨呢?”

    “那你猜猜我是不是开玩笑的呢?”

    叶晴单独眨了眨左眼露出狡黠的微笑。

    “你可不要小看我哦,之前要不是顾忌打了那群混混后,会带来很多麻烦,我一个人就能把他们打得满地找牙。”

    说着叶晴还表演了一个踢腿做示范,通透白皙的玉腿带起阵阵破风声,快的不可思议。

    艾凉估算了一下力道,那一下如果踢到人身上……至少要断根骨头。

    “话说回来,你为什么一个人在大街上乱晃啊,你的爸妈呢?”

    叶晴有些好奇的问道。

    “我是一个人跑出来的,他们不支持我到千花市上学。”艾凉用平淡的口吻说道。

    “啊……抱歉,下意识的问了句,不用回答我这些问题的。”

    叶晴听出来艾凉和家里闹矛盾后,一下子就把话题打住了,两人刚熟络起来,贸然打探这些隐私问题很没有礼貌。

    艾凉摇了摇头:“没关系,这件事我早就看开了。”

    父母这么多年,对自己一直都是冷处理,该看开的早就看开了。

    艾凉只是厌恶自己的家庭,并不代表着他现在还对父母抱有幻想。

    “那你的父母呢,你一个女生中午没有回家吃饭,家里会很担心吧?”艾凉将问题踢给了叶晴。

    “没有哦,我是孤儿。”

    叶晴带着苦涩的笑容说出这句话。

    艾凉楞了一下,这是一个出乎意料的答案。

    在艾凉的设想中,叶晴这种活泼开朗,身边充斥着善意的人,肯定会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却没想到会从她口中听到孤儿这个词。

    “抱歉……”

    艾凉刚想说话就被叶晴打断:“不用说什么抱歉之类的,又不是什么让人伤心流泪的事,我从一开始就在孤儿院长大,反正感觉不到有父母和没父母到底有什么区别,更不会因为这个而自怨自艾什么的。”

    叶晴突然变脸,刚刚的苦涩全部变为俏皮:“一个人又不是不能过日子,你看,我现在不也过的蛮开心的嘛。”

    “你不会是想安慰我吧,我可不是易碎的瓷娃娃哦。”

    叶晴灵动的眼神中流露这纯情,看似玩味的神态中又带着认真,上一秒还在楚楚可怜,下一秒就转瞬即逝,变成坏坏的俏皮。

    就像是她和你告白,你还在考略要不要答应时,她却说‘我不喜欢你’,在你失落时,又反转成‘但是我爱你’的坏女人。

    “怎么不说话了?是被我骗了不开心嘛?”

    叶晴看着艾凉笑眯眯的说道。

    “没有。”艾凉瞥了她一眼。

    艾凉并没有感到无地自容,他只是很佩服叶晴的性格。

    拥有过再失去,和从来没拥有过,完全是两个概念。

    况且艾凉和她有本质的不同,艾凉在以前无时无刻都接受着,来自人类的恶意。

    相邻两户商家表面上互相问候道好,心底却在用最恶毒的语言,咒骂着对方去死。

    有些人表面上带着悲天悯人的神情,嘴上说着乞丐真可怜,而心底却在期望那个散发着酸臭味的乞丐死远点。

    在这种环境中,就算是换成叶晴也不一定比他好上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