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跛脚的皇帝 > 148.密议
    而此时的郑文,心情正好,他心中改革大乾的蓝图正迈出了第一步。

    他也并不知道,长乐宫中,两个女人的对话,差点让他心中的计划夭折。

    ……

    黄昏时分,夕阳西下,霞光披撒在饱经大火蹂躏的燕京古城上,泛出一股不一样的新生。

    郑文回到大明宫,早早的就睡下了,但皇城之外,这一夜,多少人跟昨夜一样彻夜未眠。

    周王府,黑夜中,迎来了一个绝对的不速之客。

    此时的周王郑桐与吏部右侍郎吴维相对而座。

    密室中,昏黄的烛光下,周王郑桐一脸平静,吴维却是满脸憔悴,一时相顾无言。

    面对郑桐相对而座,吴维心中却满是尴尬。要知道,周王郑桐以前可是他政治上的最大靠山,名副其实的主子,从他还是一个小官、郁郁不得志的时候,就对他进行了资助,只是他做到吏部郎中时,恰逢吏部右侍郎空缺,他心中耐不住诱惑,接了唐王郑郊的橄榄枝,成了吏部右侍郎,也成了唐王党的大员。

    再面对昔日的主子,他是满腔的尴尬与难受,更何况现在还是代表唐王党的主导者唐王郑郊来求援的,那更是尴尬得无地自容了。但他又不能告辞而去,只能硬着头皮这么坐着,一时是如坐针毡,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周王郑桐见了,却是取笑的说道:“吴大人,这是怎么了?莫非本王招待得不周到了?还是吴大人终于想起当今陛下的禁令了?没有陛下的诏令,三年之内,任何官员不得拜谒燕王府、周王府、唐王府了。要不本王写封奏折到陛下面前揭发你,到时候陛下震怒,杀鸡儆猴,你是人头落地呢?还是丢官去职?本王可是期待的很呢!”郑桐是极尽讽刺之能事,句句把吴维的尊严踩在脚下,狠狠的磨擦。

    但吴维不愧他在官场上钻营的能力,听了郑桐话,心中不由了松了口气,憔悴的脸上挤出一丝难看的笑容。

    才接着开口说道:“王爷就不必挤兑下官了,当初的事确实是下官有错,终究抵不住内心的贪欲,得陇望蜀,下官是愧对王爷,但木已成舟,该发生的都发生了,下官也只能一条道吃到黑了。”

    显然吴维心中还是很清楚,在官场上冒然改换门庭那是大忌,这些年他坐在吏部右侍郎的官位上,那是如履薄冰,也兢兢业业的为唐王郑郊做了不少事,但依旧得不到唐王及唐王党的真正信任,否则这次深夜冒险到唐王府,也不会是他了。

    表面看上去,他是唐王党的绝对中坚,但内里的苦自知,他知道,他在唐王的眼里,那就是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一条狗。他明白,这次他被派到周王府,还不是因为他跟周王的芥蒂,唐王郑郊是在变相的媚谳。

    一时间,吴维是有些心寒。

    但都到了这地步,他还是硬着头皮的说道:“想必王爷也猜到下官来的目的了,下官代表唐王爷,向您救援来了。所谓唇亡齿寒,这次唐王爷明面上确实是做得过了,但不过是被向化那个死太监蒙蔽了而已,洛阳金矿场的数千人命,都是向化做下的,事后唐王爷才知情,但也只能咽下苦果,而这次燕京的大火,让佛道两门的势力在燕京大损,说句王爷不信的话,其实唐王爷并不知情!”吴维是有些苦笑的说道。

    吴维是怎么也没想到唐王郑郊会是这样一个人,向化那死太监瞎忽悠几句,他就找不着北,这还是先帝生前最有希望夺得储君的皇子吗?真是看走眼了,一时间吴维是真后悔了。

    郑桐听了,心中却是发笑,自己那个弟弟还是太天真,就问道:“那老太监向化究竟给了本王那好弟弟什么好处?否则的话,他又怎么会那么沉默?要知道他可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啊!”

    吴维听了,却是摇了摇头,才说道:“王爷,下官不知道,只有唐王爷自己才知道,但下官估计,是钱,而且是一笔巨款,要知道最近唐王府缺钱可是缺得厉害。”他是坦诚的说道。

    郑桐听了,他就信了,却是一时间也想不出,自己那弟弟为什么笃定向化那死太监会给他一笔巨款呢,难道是自己父皇留下的?不像啊,但这里面肯定有故事,自己得好好查查!

    望着一脸的坦然的吴维,郑桐却是又开口说道:“既然来求援,想必唐王弟必有后招了,要知道就算本王全力出手,也难让唐王弟安然无恙,况且本王也不可能全力出手,最多是袖手旁观或是壮壮声势罢了,那本王就好奇,唐王弟究竟能让谁出手呢?”

    吴维听了,却是沉默了,一脸的犹豫,想了想,又方才开口说道:“是太原王家,唐王爷没有这个能力,是谢贵太妃,谢贵太妃不知道对王太后说了什么,王太后就答应王家及自己出手了。”

    其实吴维心里也知道,这次到周王府,与其说求援,还不如说是说动周王郑桐,让他不要对唐王一党落井下石,至于说动郑桐出手相助,那不过是额外的惊喜吧了。

    郑桐听了吴维的话却是满心的差异,要知道父皇还在的时候,这两个女人那可是斗得厉害,王太后是胜少败多,这次居然会答应出手相助,这其中的故事那可是不少啊,谢贵太妃这个女人真不简单呢!

    郑桐心里想着,嘴上却是问道:“那吴大人,你希望本王是出手相助呢?还是不出手呢?都有什么筹码?都说说吧,本王可不是空口白话就能打发的!”

    吴维听了郑桐的话,才硬着头皮的说道:“王爷,唐王府现在的处境你又不是不清楚,又能拿出什么王爷心动的东西呢?唐王爷传出话来,只要王爷这次出手相助,他就记住这次的人情。至于下官嘛,还是希望王爷能出手相助,必定今后,唐王府与周王府为敌的可能性很小,现在帮了唐王一把,又何尝不是在增强己方的实力呢……”

    越说吴维是越顺口,顿时是滔滔不绝,分析敌我矛盾,不断的拍郑桐的马屁,来游说郑桐,希望郑桐能答应下来。

    郑桐听了这些话,就打断吴维的说道:“吴大人知道吗?上次本王的好弟弟想让本王出手,那可是准备给本王数十位官员的把柄,只是本王拒绝了,本王是怎么也没想到,吴大人还会如此废尽心机的帮本王的好弟弟。不用再说了,就凭吴大人今夜这番话,本王答应了。”

    郑桐是模棱两可的说道,说完还意味深长的望了他一眼。

    吴维见了,心中却是一咯噔,难道……不可能呀,面上虽亳无变化,但心里却是埋了一根刺。

    而郑桐也紧接着说道:“吴大人先回去吧,时间太长了也不安全。”郑桐是掐断话头的说道。

    “那好,王爷,下官就告辞了,下官也代唐王爷感谢王爷的相助!”听了郑桐的话,吴维是对着他行了一礼,就退下了。

    当吴维退下之后,陶华才从暗中走出来,坐到了吴维尘的那位置上,静静的等着正在细细沉思的周王郑桐。

    良久,郑桐才回过神,望了陶华一眼,方才开口说道:“先生,你说这吴维的话有几分真呢?”

    “七八分吧,当然排除了拍王爷马屁那些话。”听了郑桐的问话,陶华是颇为童趣的说道。

    “那先生觉得,向化做的事都能让本王的好弟弟默认下来,肯定是一笔巨款,而这一大笔钱,到底又是从何而来呢?”听了陶华的话,郑桐是有些迫切的问道。

    他确实很好奇,心中也想急切的知道,唐王郑郊缺钱,他又何尝不缺钱呢?

    陶华听了,却是沉默了,良久才开口说道:“想必王爷心中也有数了,只是想在老夫这儿得到肯定的答复罢了。想想向化的出身,那可是先帝的贴身大太监,一笔巨大的金钱,那只可能来自皇室,三百多年的皇乾又岂是那么简单的?”

    陶华是满脸的严肃,顿了一下,又才开口说道:“老夫劝王爷还是不要打这笔钱的主意,不管这笔钱是不是真的存在,何为巨款,连唐王爷都动心了,还冒出巨大的风险,那最起码是千万白银之上,而先帝的情况,王爷也明白,先帝好奢华,不可能攒下这样一笔巨款,那么只可能是世宗皇帝陛下或是再上一代、几代皇帝陛下留下的,肯定有着它的用途,王爷身为皇郑子孙,不该打他的主意,况且为了这笔金钱,留下的手段又岂是寻常的,君子不立危樯之下啊!”

    郑桐听了,点了点头,但心里的想法陶华就不得而知了。

    而郑桐却是又接着问道:“那先生觉得,这笔钱到底会在谁的手里呢?”

    显然郑桐心里已笃定这笔钱存在了!

    陶华听了这问话,是意味深长的打量了他一眼,又才开口说道:“不在当今陛下手里,就在宰相刘健手里。”他是肯定的说道。

    “哦,在当今陛下手里,本王倒是能理解,毕竟父皇逝世之后,陛下接位,确实很有可能接受了这笔金钱。”郑桐听了他的话,却是理解的说道。

    “那先生为什么说,在刘健的手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