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乱世尊帝 > 第四十一章 蓑笠老人
    “侥幸而已。”姜凡面色平静。

    李任对姜凡的赞赏之色也丝毫不加掩饰。

    “我这次来是有事找你。”李任坐在座位上轻珉一口绿茶缓缓说道。想吊一吊姜凡的胃口。

    姜凡并未如他所愿:“李城主但讲无妨,能帮到您的我自当竭尽全力。”

    李任听到姜凡的回答也是有一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姜凡这化被动为主动的反将一军不可谓不妙啊。

    姜凡又喝了一口茶醒醒脑,实在想不明白为何姜凡如此少年老成。

    无奈之下李任只好道明来由。

    “我想让你参加封月选拔。”

    说正事的时候李任也是恢复了往日封月城主的样子,说话之时威势逼人,语句也是言简意赅。

    姜凡也未恃宠而骄。

    “我本就打算参加选拔,这种机会我自然不会错过,想必李任城主还没说完吧?”

    姜凡可不相信自己走这么大的面子,就因为这点事就能让一城之主亲自道访,而且单从表面看来这封月城比姜凡实力更强的年青人还是大有人在的。

    “ 那我就直说了,我希望到时你代表得势力是封月城。”

    “嗯?封月城。”姜凡并不明白李任话里的意思。

    不止是姜凡,狼战等人也不明白李任话里所说的意思。

    李任看出众人的疑惑,此时也有些许叹气道:

    “这封月城的势力并非表面这么简单,封月的势力在皇城大多都有依靠,还有一些本来就是皇城势力的分支。所以他们到时代表得自然是所在的势力。”

    姜凡也在思索着李任所说,像狼战他们这种在皇城没实力的自然也不知道还有这种事。

    李任看姜凡在思索继续道:“这也是我为何来找你的原因,在封月城中有能力而且不符合其它势力的我想不出其它人。”

    “那算我在内代表封月城的有几人?”姜凡并未急着答应。

    “代表封月城的参赛手自然不在少数,不过真正有希望的只有两人:一人是你,一人是我的犬子李可曦。”李任对姜凡也未有隐瞒。

    “李可曦?”姜凡虽不知李可曦的名字,但那天李可曦站在李任身旁他还是有印象的,眼神中也有些许闪烁。

    李任看见姜凡的样子也确定了姜凡和李可曦一定是有些恩怨。

    “ 狼战团长,你可否带你的人出去一下,我有些事想和姜凡公子单独谈谈。”

    “无妨,那你们聊。”

    幺妹虽然眼露犹豫,但还是跟出去了。

    当狼战等人出去后,屋中只剩下姜凡和李任两人。

    “姜凡小兄弟是否与我儿有些误会?”李任这时笑眯眯的说道,和刚才那个威严的城主形象简直判若两人,就连称呼也直接从公子变成小兄弟。

    “ 误会谈不上,确是有些渊源。”

    姜凡虽嘴上这么说,心里确是苦笑道:“我总不能说你儿子因为一个女人把我当作假想敌吧。”

    李任见姜凡不愿多说,也并未追问,而是自顾自的说道:“我与曦儿的娘亲自幼相识,可怜我那发妻染疾在身,当时我还是一介草夫,没有能力所以导致她离世,我现在有四个女人,但却无一子女诞下,这也导致从小对曦儿的放纵。”

    姜凡认真听着,他没想到李任还有这样的往事,从一个无名之辈成就今天的一城之主可见李任的能力非同一般。

    姜凡仍是默不作声,李任也只好直说道:“你们小辈之间的事我不会参与,只愿若有一日你与我那犬子发生冲突,看在我的面子上,留他一命。”

    李任说出此话也是有缘由的,通过几次的接触姜凡的性格他也有个大概了解了,最直观的感受就是恩怨分明,杀伐果断。

    这也是李任为何如此欣赏姜凡的原因。

    姜凡也并非不进人情之人,更何况李任对姜凡也是非常不错了。李任能说出这话也说明他的为人,换做一些大家族家主有人威胁到他们的子女恐怕早就杀之而后快了。而李任做到如此地步姜凡也是打心底佩服他。

    “ 如果我的生命不受到威胁,我定不会伤他性命,看在您的面子上。”最后一句姜凡也是加重音,姜凡也算承认了与李可曦有些恩怨,李任话都说到如此了,姜凡如果再藏着掖着也显得有些不诚恳了。

    李任还想说点什么,随即缺苦笑摇摇着头:“有你这句话就够了。”

    “到时记得准时出席,代表封月城。”

    “一定!看在你的面子上。”

    “ 哈哈,你这小子,我喜欢。”

    说着李任打算已出门而去了。

    “李城主慢走。”

    姜凡转身冲着李任抱拳。

    当狼战等人再来到时发现李任已经离去时也有些遗憾,生怕自己招待不周。

    姜凡笑笑也未作声,姜凡回到自己房间刚拿起桌上的茶杯。

    “嗯?不知阁下是何来意啊?”

    姜凡悠然座下,拿起茶杯在手中把玩。

    “哈哈,芙儿,你又输了,记得要给老头子打一个月的酒。”

    “哼,他一定是胡说的。”

    看着凭空出现的二人,姜凡也是非常震惊的,因为刚才他只是察觉到一个人的气息。想必应该是那女孩的。

    不过姜凡也很快恢复了状态,姜凡虽然有些强装的成分,但确实没太大的担心,因为如果是那老人对他有歹意的话姜凡恐怕早就人首分离了。

    “小家伙不错么,几天不见晋升到练气后期了。”

    姜凡这时也想起这老人正是那天开办赌局的那个老人,隔着蓑笠姜凡虽看不清他的面目,但能感觉到他有着笑意。

    “练气后期?我十六岁时就已经练气后期了,你为什么夸他啊爷爷?”

    被老人唤为芙儿的小女孩也是很不服气。

    姜凡并未多作解释,而是反问道:“不知前辈来此所为何事,总不会迷路出现在我房间吧?”

    “你这个小子怎么说话这么难听,你可知道本小姐是谁?!”

    那小女孩显然对姜凡的表现很不满意,也难怪,以前她出现在哪里不是受人敬戴和恭维的,今天在这蛮荒小城竟被嫌弃,这种落差让她怎么能受得了。

    “不知道,不想知道。”姜凡平淡回答道。

    这时那老人的脸色也挂不住了,他可头像被一个小辈给这么无视,本想吓唬吓唬姜凡,不过一看姜凡那一脸淡然的样子也只好作罢。

    那小女孩可没有老人那样沉得住气,挥气拳头就要打姜凡,要不是老人拦着恐怕她是真想和姜凡打一架。

    姜凡在那叫芙儿的女孩眼里就如那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姜凡对这女孩的表现也一阵无语,他见过罗紫璃身为上位者的傲娇,也体验过幺妹的彪悍,但却没见过像这位这

    样一言不合就动手的,这简直是个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