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清穿小福晋:四爷,请独宠! > 第36章 一言不发
    虽然季婉容只不过是说了一句客套话,但是这小公公听着心里很是舒坦。

    绿翘从他手上接过东西,摆在桌子上,这才拿开了上面盖着的帕子。

    一排排白花花的银子就这么放在托盘上面,光是那大的银锭子,就有十二个。

    “容格格,这里一共一百两银子,五两一个的银锭子十二个,银锞子有四十两。”看银子显露出来了,送银子的公公才开了口。

    季婉容听见这话,不免倒吸了一口冷气,好家伙,一个格格一个月就能得一百两银子。

    也难怪宋氏这个侧福晋,一出手就是二十两了,看来对她而言不算多的。

    如此,季婉容心里就更加心疼自己的娘家人了。

    听额娘说,家里三个老爷们的俸禄加起来,一个月也才几十两而已啊。

    季婉容走上前去,从里面拿出一个二两的银锞子,顺手就塞给了小公公,嘴里说道,“还劳烦小公公替我谢谢主子爷和嫡福晋的恩典,也辛苦你跑这么一趟。”

    “奴才小顺子多谢格格赏赐。”名叫小顺子的这位,也不客气,居然就这么收下了。

    没有半分推辞,想来也是拿这样的赏赐拿习惯了,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

    让绿翘送着他离开以后,季婉容这才盘算了一下自己手上的银钱。

    加上月银,已经有二百两了,再存两个月,等回娘家的时候,又能给娘家人补贴了。

    不过现在,她的首要任务是打点好厨房的人情关系,每天吃食还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

    一顿饭吃不好,能影响一天的心情呢。

    人生在世,民以食为天嘛。

    “绿翘,这四两银子拿去,给厨房打点一下,今天中午咱们吃顿好的,你们和我一起吃,多拿点。”季婉容这会儿不差钱,很是豪气的拿出银倮子递给绿翘吩咐说道。

    绿翘看季婉容有了银钱以后,如此大气,不免舒了口气。

    幸亏不是个抠门的主子,往后得宠了,应该也不会是个小气的。

    伺候这样的主子,多少还能有些赏赐就好。

    “奴婢晓得了,这就去。”绿翘行了礼,欢欢喜喜拿着银锞子出了门。

    想来着银锞子就是用来打赏奴才们的,都是些碎银,四十两能有好大一包呢。

    这嫡福晋连这些都考虑如此妥当,当家的女人也是操心的很啊。

    “格格,一次就给这么多,咱们的银子有限,不能这么奢侈啊。”春娇有些发愁的站在那儿,这才对季婉容劝慰道,“格格,这银子不能全用光了,咱们得学着存一点才是。”

    春娇就是这样,年级比起季婉容大了一岁,可是这心态就像个老妈子似的。

    对季婉容这个主子,那就是操不完的心。

    谁让她家格格心态过于良好呢,什么都不怕,主子爷都不怕。

    作为奴婢,瞧着都觉得胆颤惊心。

    季婉容点了点头,并未觉得不耐烦,笑着说道,“我晓得,春娇,这银子你收起来,锁在我的箱子里面,留个二十两银锞子给我装着,这府上,暂时没什么用钱的地方。”

    “奴婢晓得了。”春娇看季婉容听进去自己说的话,立马欢喜应着。

    绿翘去了后厨,这厨房里面熙熙攘攘的,二十几号人忙的不落脚。

    屋子里面更是烟雾缭绕的,各种佳肴美味的香气直往鼻子里面灌去。

    只听得炒菜切菜的声音,还有打杂的奴才们被厨子吼来吼去的声音。

    绿翘进了屋子,自然有人上前来招呼着。

    这些天,小安子和绿翘也算是熟识了。

    见她来了,这才忙笑着应了上来,“绿翘姐姐来了,可是容格格想吃喝些什么?”

    平日里,这小安子是不会如此热情的,可是自从前些天季婉容侍寝得了赏赐,厨房里的人,又换了一副嘴脸。

    就算绿翘不说,每天给的饭菜那也是好的,四菜一汤都是中等偏上的菜色。

    “安公公说的是,我家格格这会儿饿了,就让我提膳。”绿翘说着,就把手里的四两银子塞给了小安子,不动声色的轻声道,“还望安公公笑纳,等会给我们多拿点儿吃的。”

    “哟,这我可不要。”小安子精着呢,这会儿并不收。

    他推了回去,这才乐呵呵说道,“容格格想吃什么,给奴才说就是,这都是奴才的本分。”

    小鬼难缠,果然不是一般的难缠。

    不收这银子,就是这会儿还没瞧上季婉容呢。

    后厨的门道多得很,尽是些肥差。

    他的确爱银子,但有些银子,能不能收下,且看着呢。

    季婉容的银子,他若是收了,往后这位不得宠了,他也得帮衬几分。

    为了避免揽上这样的麻烦,小安子觉得,还是得慢慢观望。

    绿翘倒是没想到他会拒绝,愣了一下这才尴尬笑了笑,“这不过是我家格格的心意。”

    “心意我领了,我这就去给容格格拿膳食。”小安子很是疏离的笑了笑,这才转身去拿东西。

    绿翘拿着银锞子,愤恨的跺了跺脚,却是无计可施。

    这个小安子倒是滑头的很,真是难办。

    不多时,小安子提着一个食盒过来了,递给绿翘笑着说道,“今天厨房给年侧福晋做的人参鸡汤多了一些,就给你们家格格盛了一份,替我谢格格的好意。”

    毕竟季婉容表达了自己的意思,小安子也不愿意得罪人。

    每一位的膳食都是算好份量的,怎么会多出来?

    不过是他也在试探罢了,看看季婉容往后是个什么态度。

    “多谢了。”绿翘虽然心里不开心,但脸上还是得带着笑意。

    她接过食盒,转身朝着梨香院去了。

    绿翘回了院子,把食盒放在桌子上,又把那银锞子也放在了桌子上,这才委屈看着季婉容说道,“格格,那小安子不识趣的很,不愿意收了咱们的银子。”

    季婉容听见这话一愣,想了想,这才无所谓道,“不收就不收吧,不收就隔三差五送,总会收的。”

    得,人家这还是瞧不起自己的,是不是觉得自己这份宠爱不能长久?

    现在和自己走得近了,以后怕是会吃亏?

    这诺大的贝勒府上,有这样想法的,怕是还多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