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冰晶姐妹花:雪女篇 > 第26章 契约
    “谢谢你啦,姑获鸟。要不是你的话,那帮坏蛋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仓库里,董思对姑获鸟说着感谢的话,声音亦如既往的温柔。

    “可是,明明是我先赶到解围的好不好?”我在一旁不满的小声叨咕着。

    “是啦,是啦。我们小菲菲当时可帅了。”雪霏笑着端来两杯酒水。“要不要来一杯舒缓一下?”她眨着眼睛,用坏巫婆诱惑小女孩的口吻说着。

    “我才不要,我又不像你。”

    “没事啦,就喝一杯,这是香槟喝不醉人的。”雪霏没有丝毫作罢的意思。

    “少来,不要就不要。我才不会和你一样,成个酒鬼呢。”

    “唉!”雪霏一脸惋惜的样子。“你真是不识好人心呐,知道吗?酒可是粮**呢。”

    是不是粮**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的是,要是接雪霏话茬的话,那她可是能没完没了的。别看当初刚认识她的时候,她少言寡语的,可是一旦你和她混熟了,就会发现那其实都是伪装。其实,真实的她可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话唠。所以索性不去理她,拿起两块蛋糕,我向董思走去。

    “先别过去了。”雪霏拉住我。

    “为什么啊?”我奇怪的问。

    “先不要打扰她们办正事。”雪霏瞄着董思和姑获鸟,神秘兮兮的说。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能不不能说明白点啊,故作什么神秘啊?”这个雪霏真是的,说话不说明白,都快把我急死了。

    “别问了,你看她们,很快你就会明白了。”雪霏冲着董思她们扬扬下巴,示意我看着。

    而这个时候,董思同样的疑惑万分。自从回到这里来后,姑获鸟的行为就古怪起来。董思和她说话,她却一声不吱。只是反复的在董思的身边绕着圈子走来走去,表情还挺严肃。

    “你在干什么啊?”

    董思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姑获鸟此刻做的事情很重要。

    而这时候姑获鸟也终于停下了脚步,抬起头认真的看着董思,眼睛很亮,闪着异样的光芒。

    “董思,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一生一世,至死不渝。”姑获鸟问。

    “什么??!!”

    听了这句话,我都傻了,直接将刚放进嘴里的蛋糕喷了出来,弄的对面的灯笼鬼满身蛋糕渣,一脸无辜的看着我。

    顾不上和灯笼鬼解释什么,我急吼吼的问雪霏。“姑获鸟她搞什么?是不是吃错药了啊?你倒是管管啊。”

    “管什么啊,这是好事啊,普通的人类一辈子都休不来的福呢!”雪霏不慌不忙的说。

    “信你才怪呢,还好事!那我是不是该吹口哨,鼓鼓掌。大声喊;‘在一起’啊?”

    “别心浮气躁,耐心的坐下来看着,相信我。”雪霏一改往日嬉皮笑脸的样子,认真的对我说。正好矮胖矮胖的油赤子从我们身边路过,却被雪霏委屈成凳子,拉着我一起坐了下来。

    看到雪霏百年难遇的正经一回,我也只好将信将疑的与她一起坐在油赤子软乎乎的膝盖上,紧紧盯着董思她们。

    董思呢,其实她也觉得姑获鸟的话过于惊世骇俗了。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却不惊讶。他认真的看了看姑获鸟,在她的脸上丝毫找不出开玩笑的意味。

    她是认真的,那么她之所以会这么说,必定是有她的原因喽,而且还是很重要的原因。董思分析着。

    那么……

    “我答应你。”

    听到董思这样回答,我再也坐不住了。

    我的天啊!这都是怎么了,今天出门都没看黄历吗?姑获鸟疯也就罢了,董思怎么也这样啊?

    “董思你……”我站起来就想要冲过去,好看看她是不是发烧了。

    可就在这时,董思的周围竟然亮起了白色的光芒。只见一个个点,连成了一条条线,这些线又组成了一个个耀眼的符文并构成了一圈五芒星阵,将她与姑获鸟笼罩在其中。原来刚才姑获鸟在董思周围走,并不是毫无目的的瞎走。而是在用他的脚步,画出这个阵法。

    “以汝之识滋养吾之躯,驱吾之命侍守汝之魂。遵从宿命的指引,吾在此发誓。汝是成就世间一切善行之人,吾是惩戒世上一切恶意之灵。”

    随着姑获鸟低沉而庄严的吟唱声,五芒星中闪烁的光芒不断的收缩,直至尽数进入她们两个的体内。然后,姑获鸟的身体就开始了虚化,最后直接化作一阵清风,没入董思的身上消失不见了。

    最终一切归于了平静……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姑获鸟呢,怎么不见了?”我还是忍不住扭头的问道,而这时我才发现,不止是雪菲,整个仓库中的所有妖怪都正襟危坐,神情肃穆。

    “姑获鸟她认主了,那日,董思帮助罗菱时所体现的善良与执着征服了她,要知道姑获鸟的本性就是守护孩童。所以她心甘情愿的成为董思的侍神,守护并忠诚于她。”

    雪霏耐心的为我,也同时为董思解释着。

    “我去,这是简直就是电影书本里的桥段啊!竟然让我眼睁睁的瞧见了,主角还是我闺蜜!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可是,姑获鸟她去哪了,为什么消失不见了呢?这件事不会对她有什么伤害吧?”在听完雪霏的解释后,董思关心的却不是这些,而是姑获鸟的状况好不好。

    “她好得很,因为签订契约就必须有一样你的物品让她将神识依附在其上才能达成,你可以仔细感受一下,应该能感受到她的所在。”雪霏说。

    听了雪霏的话,董思将眼睛闭上,仔细的感受着,寻找着。一开始还什么都感觉不到,但是慢慢的,一股轻柔的波动若有若无的拂过她的身心,并且越来也强烈。

    是它!董思从身上掏出了一样物品。

    这是……

    手机?!

    “难道姑获鸟是依附在董思的手机上?”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如果是董思自己感受到的,那就应该是了。”雪霏点点头。

    董思反反复复的看着自己的手机,看样是在思考怎样叫出姑获鸟,于是她试着轻声呼唤起来。

    应着她的呼唤,手机的屏幕自动的亮了起来,一个同刚才一模一样的五星芒阵出现在屏幕上,越来越亮,在一阵光芒中,姑获鸟现身了。只见她单膝跪地,在董思面前垂首致意。

    “主人,您呼唤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