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郁少,你老婆黑化了 > 第47章 从小就开始设计
    沈木声的沉默并没有能够让林秀觉得尴尬。

    她原本也没有指望沈木声配合她。

    从察觉到沈木声不是那么简单的人之后,林秀对于沈木声的态度就是隐隐忌惮的。

    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忌惮一个孩子,但从沈木声从小就表现出来的隐忍来说,她就不是一个简单的。

    谁能够想到一个那么小的孩子就懂得忍辱负重呢?

    勾践卧薪尝胆的故事林秀也是知道的,她绝对不会给沈木声东山再起的机会,因此在发现自己不能从根源上解决问题之后,就开始花费精力在防备沈木声上。

    但令林秀奇怪的是,沈木声这么多年并没有做什么事情。

    她的隐忍仿佛只是为了可以在沈家更好的活下去,根本就没有别的什么心思。

    即便是事实如此,林秀也不相信沈木声是这样一个不记仇的人。

    越是沈木声表现的这样,林秀就越是觉得沈木声肯定是有什么说不得的底牌,说不定是她那个妈留给她的,在没有搞清楚沈木声到底有什么底牌的情况下,林秀暂时还不愿意直接撕破脸。

    投鼠忌器,说的就是现在的林秀了。

    要不是顾忌着沈木声的底牌,林秀跟沈秉根本就不需要这样大费周章的设计在沈木嫣的生日会上将沈木声跟王总绑定在一起。

    沈秉作为父亲,完全可以直接将人送过去,沈木声是根本不能反抗的。

    但因为沈木声的底牌,一切计划都变的艰难了起来。

    林秀想到这一茬就觉得心里怄的不行。

    而在林秀不说话的时候,沈木声也在跟小六交流。

    “美人妈妈,你这些年的戏也算是起了一点效果了,看林秀那个纠结的样子,没准正在心里骂你呢。”

    小六有些高兴的说道。

    沈木声轻笑了一声,回了他一句:“难道林秀今天这样对待我,就只是因为我的戏演的好?”

    小六嘿嘿笑了。

    “当然也有我聪明的脑子的功劳啦。”

    沈木声没有再接话。

    林秀现在的心理其实沈木声也猜得到一二。

    原因不是因为她有读心术,而是因为这一切都是沈木声从小一点一点设计堆积出来的。

    小六到沈木声身边教导沈木声做的最重要的意见事情,就是教导沈木声沉默。

    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沉默以对。

    沈家人不是当做她不存在吗?

    那她也就干脆当沈家人不存在。

    而这一招的用处还是很明显的。

    原本还天天又哭又闹企图在沈秉面前刷存在感的沈木声忽然开始不闹了,性格也开始变的沉默,就像是变了一个人样的,这就不得不让沈秉跟林秀开始怀疑了。

    殷凤微当年留给他们的印象太深,只需要一点点引导,他们自然就会开始怀疑是不是殷凤微给沈木声留下了什么后路。

    而不管他们怎么旁敲侧击的问,沈木声都是一口咬定自己并不记得妈妈了。

    沈秉跟林秀自然会觉得更加的怀疑。

    虽然说殷凤微死的时候沈木声才一岁多,但后来在沈家佣人的可以告知下,沈木声从懂事的时候开始就知道自己的亲生母亲是被林秀这个小三给逼死的。

    而佣人之所以会这么做,当然是受了林秀的授意。

    林秀根本就不想跟沈木声打好关系,自然就需要搞出一点事情来。

    而沈秉也知道这件事情,但他却并没有阻止。

    只是在每一次沈木声闹事的时候打她。

    沈木声性子倔强,即便是被沈秉打的很痛,也一直想要得到自己的爸爸。

    在佣人的教导之下,沈木声的思想一直都是,爸爸是没错的,她要争取到爸爸,然后才能够将小三跟她的女儿赶出去。

    但每一次吃亏的都是自己。

    这样的状况等到小六到来之后就发生了改变。

    林秀的计谋再也没有作用,无论佣人怎么蹿腾,沈木声都不会再闹事,反而还逐渐沉默下来。

    沈秉跟林秀自然会开始怀疑沈木声是不是接触到了什么人,得到了自己母亲留下来的底牌。

    沈秉是有个贪婪的人,殷凤微当年带来的好处可以说是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越是清楚,他就越是觉得殷凤微肯定还有很多的东西没有拿出来。

    沈木声到底是她的女儿,她即便是自己活不下去自杀了,也不会让自己的女儿过的太差了,肯定会留下点东西。

    而被殷凤微嘱咐的人肯定是觉得以前的沈木声太小了,所以才没有将底牌给她。

    而沈木声六岁开始懂事之后,那人才接触了沈木声。

    虽然说沈秉跟林秀的调查结果都显示沈木声并没有跟什么奇怪的人接触,但他们却仍旧相信这个人的存在。

    从那以后两人对待沈木声的态度果然比以前好很多。

    沈木声察觉到这个事情的时候,只在心里冷笑:原来人类的脑补真的是无限的。

    她只是听了小六的话稍微做了一点掩饰,那些人就能脑补出很多的东西。

    而事实上呢?

    她那个可怜的母亲当时估计是想着沈木声无论怎么样也是沈秉的女儿,他不可能对自己的女儿不好,于是才会丢下女儿决然赴死。

    可惜她估计死了以后都没有想到,沈秉竟然这么禽兽,连自己的女儿都不会好好对待。

    想到以前的事情,沈木声轻笑了一下,眼底有一点黑色慢慢的酝酿出来:“小六,你说我的妈妈真的一点底牌都没有留给我吗?”

    小六闻言沉默了。

    沈木声也没有催促他的意思,只是静静的等待着。

    两人僵持了一会,最终小六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他知道美人妈妈这个样子是什么意思,她在执着的等待一个答案,要是他今天不说的话,估计美人妈妈能一天都不跟他说话。

    今天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他怎么能够让自己的妈妈跟自己闹别扭呢?

    虽然觉得说出来也只是给妈妈的心上增添一点伤口,但小六还是说道:“美人妈妈,你知道答案的吧?三水是你朋友的话,你想要找到沈家前些年的的所有账单完全不是问题的。”

    沈木声依旧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