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抱歉,刘备是我杀的 > 第109章 十万个为什么
    没错!

    华兴给张辽写下的这套“心法”,正是现代人耳熟能详的《九九乘法表》。

    他从“一一得一”一直写到了“九九八十一”,一个没落。

    本来还想趁机炫耀一下这套数学“心法”,可没想到张辽看过后,竟说他以前见过其中几条,令华兴是颇为惊讶。

    没过多久,就见华兴一脸诧异的道:

    “军法书?谁写的?他们怎么会知道我的心法呢?”

    “呃,您让我想想啊。”

    见华兴突然问起此事,张辽还真有些记不清了,一边回忆一边道:

    “我记得我是在公台大人那里看到的。应该不是《战国策》,就是《淮南子》。要不过两天,我去问问公台大人,他肯定记得。”

    华兴本以为,张辽所说的口诀多半是其他穿越者留下的“痕迹”,就好似陆普当初在洛阳出的谜题一般。

    可在听到《战国策》和《淮南子》这两个名字后,华兴才意识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因为这两套书,都是地地道道的中华祖先留下的瑰宝。

    若真在这两套书中有类似的记载,那就说明早在两千多年前,在这片神奇的中华大陆上,就已经有人创造出《乘法口诀》了!

    只不过“孤陋寡闻”的华兴,之前一直不知道罢了。

    “哦,原理是这两部啊……那等我空时,定要好好拜读一番。”

    满面钦佩的点了点头后,就见华兴将话题又带回了正题之上:

    “咳咳,至于这套心法嘛,你现在看不懂也没关系,以后我会慢慢跟你讲的。你现今要做的,就是把它统统背下来。我七日后……哦不,一个月后会来检查。如果到时你还没背会,那为师定会责罚于你!”

    听过师傅的要求,张辽是第一时间点头应下。

    随后,便将“心法”小心翼翼的折起,如获至宝般的收入了怀中。

    既然多了层师徒关系,华兴定不能吃饱就走人,二人又坐在桌前小聊了起来。

    期间,华兴还试探着问了些吕府之事。

    面对自己的师傅,张辽并未多想,很快就将吕府的情况大致跟华兴讲了一遍。

    但在谈到“入门”一事时,张辽也表示无能为力。

    让谁进,不让谁进,那都是吕布一人说了算,并非旁人能左右。

    听过此话,华兴便知此路不通,很快就岔开了话题。

    “对了师傅,有个事我还想问问你。”

    一听又有事要问,华兴当即皱起了眉头。

    心说,这张辽该不会是“十万个为什么”附体吧?

    就吃碗面的时间,他已经问了有好几十个问题了。

    再这么问下去,华兴真的快招架不住了。

    “什么问题?又是关于遁甲之术的?”

    “不是、不是!”

    这一次,张辽却爽快的摇了摇头:

    “是关于上次接风宴的事。”

    “接风宴?”一听此言,华兴才稍稍松了口气,“哦,那就说来听听吧。”

    “好!我记得在宴席上,吕将军问您要什么赏赐时,师傅当时提出过三个请求。”

    “没错,确有此事。”

    “您当时提到请求……我不是很懂。”

    “呃?哪条不懂?”

    “三条……都不懂!”张辽带着一脸困惑道:

    “此次出征,师傅以一千兵士大胜贼兵。明明是你的功劳最大,可你不为自己请功,却为那帮兵士、死者和副将请功,这是何道理啊?”

    华兴是真没想到张辽竟会问起此事,听过之后,就见华兴微微一笑。

    但他并未急于答复对方,而是指了指桌上的面碗,问出了一个看似毫不相关的问题:

    “在回答之前,我想先问你一个问题。你觉得王叔的卤面做的如何?”

    虽不明华兴何意,但张辽还是如实回道:

    “当然好吃了!在这弘农城里,我最爱吃的,就是王叔做的卤面。”

    “没错!我也觉得非常好吃!”

    认同的点了点头后,就听华兴又道:

    “那你觉得它为何会这般好吃呢?”

    “这还用问?当然是因为王叔手艺好了!”张辽不假思索回道。

    “没错,王叔的手艺是很好。但是……”说到这儿,就听华兴话音一转道:

    “我若把卤面的麦面换成黄米或大豆,又或者将葱盐换成蒜醋,依然让王叔料理,你觉得它还会好吃吗?”

    “啊?换成黄米面?还放醋?”

    听过此话,张辽稍加一想就有了答案:

    “那多半不怎么好吃!”

    “确实如此!所以,光有王叔的手艺,但没有合适的食材,也不可能做出美味的卤面。俗话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见张辽微微点了点头,华兴便将话题带回了刚才的问题之上:

    “而做饭其实跟打仗一样。你别看统帅高高在上,智勇双全,打了胜仗好像都是他们的功劳。但其实,若没有下面那些默默付出的兵士们帮助,只靠统帅一人是绝无可能打胜仗的!”

    张辽悟性极高,听过华兴的“卤面”比喻后,他很快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但明白归明白,想让他接受这个观念,却不太容易,很快就听他张口又道:

    “兵士固然重要!但再怎么重要,也不可能比得过统帅吧?我也举个例子,假如这次不是师傅领兵,而是换作我或者其他人去,就靠一千残兵是绝无可能攻下千崤山的。所以在我看来,还是统帅更加重要!打了胜仗,当然也是统帅的功劳最大!”

    “你这么说,当然也没错!”

    听过张辽的这席话语,华兴也跟着的点起了脑袋:

    “统帅乃是军队的灵魂与大脑,是发号施令之人。两军交战,大部分时间其实都是在比拼脑力,其重要性当然不言而喻,我也从来不认为统帅不重要。”

    可说到这儿,就听华兴话音一转:

    “但在我看来,如今军中统帅的光芒早已足够,甚至还有些夸大,太过耀眼!以至于很容易让人忘记了那些战斗在一线上的战士。呵呵,就像张将军一样,我军打了胜仗,你却不认为随我出征的兵士和副将值得被奖赏,这……是不是也有问题啊?”